•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4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58   
    字数:5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法因娜艰难的迈动着脚步,她面色潮红咬着下唇,一步一步向前,游离的眼 神透露出不安与恍惚。
      我,到底怎么了……竟然……竟然在餐厅里做出这种事……
      在薄薄的制服下乳房随着喘息上下颤抖,湿润的丝袜美腿小心翼翼地互相摩 擦。法因娜的股间一片湿冷,爱液浸透了内衣和裤袜。
      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是喝个精液而已,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失禁手淫 ……
      漆黑的羞耻感不断地从内心涌出,几乎要把灵魂吞没一般,让法因娜的脑海 里,充满了自我厌恶。
      三三两两的舰员迎面走来,法因娜下意识地想要转身躲避,可是狭窄的通道 里根本无处可藏。最后只能靠着舱壁隐藏臀部的水迹。原本想要趁没人的时候再 偷偷回到舰长室更衣,但是护理的时间已经到了,只能冒险穿过人来人往的舰内 通道赶去护理室。
      三个年轻男性舰员,理所当然地注意到了舰长他们都是法因娜能够叫得出名 字的年轻舰员,他们来法因娜办公室批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舰长好!」三位青年男子朝气十足的声音让法因娜一颤……好像……有什 么不堪的回忆……
      「嗯……嗯,好!」刚说出一个字,法因娜立即闭上了嘴:她的嘴里还有淡 淡的精臭味。她忸怩地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慌张到了极点。
      不行……不能开口……嘴里还有精液的味道……他们发现了吗?为……为什 么冲我笑?是不是会闻到我身上的骚味了?
      法因娜的心到了嗓子眼,但是身体却传来了异常的兴奋感。被洗脑机日夜调 教的身体早就建立了淫乱的条件反射,虽然表层意识并不知道,但潜意识已经在 期待公开暴露的羞耻快感了。
      法因娜只觉得面前三个男人的眼神如同炙热的火焰,早已看穿了她的制服, 仿佛自己是赤身裸体地,任由他们细细观看她勃起的乳头和肿胀的阴蒂。法因娜 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挡住什么,但只是轻轻一按就传来了酥麻的快感。
      「唔!」法因娜漏出了一丝呻吟,随即脸涨得通红。不……不……别……他 们发现了……他们一地定发现了……他们可能在餐馆就看到我自慰了!是他们在 我的精液里下了春药!
      法因娜狂乱地想着,一步步后退,心髒一下又一下收紧,跳得飞快。
      餐厅里一定被看到了……被下了药的自己旁若无人地自慰……他们一定都在 眼里,将我的淫靡的样子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不……不行……他们为什么要这 么做?难道是要胁迫我让我做他们的性奴隶?
      记忆中自己被迫为他们口交的画面不断闪动,刚刚才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 灼热起来。
      而三名舰员看到舰长的神态异常,虽然心里奇怪但又不敢说什么,面面相觑 之后,便走开了,只留下法因娜一人愣在走廊里。
      法因娜两腿发软几乎要倒下了,反复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了下来。这时她才意 识到自己的慌乱,但是依然无法克制自己去想「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 异样」。
      她撑起身子,一步步朝护理室走去。
      作者重口味女王首发堕落方舟催眠物恋伊莉催更https:// www。p atreon。com/ MistressofDungeons
      法因娜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做一个 护理,然后沉沉睡去,也许就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另一个色情的噩梦。
      啊~ !
      这……这是?这声音又陌生又熟悉,听得法因娜浑身一颤。
      这是……法因娜听得脸色羞红,护理室里正传来断断续续的淫叫。
      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了悸动,和之前不同,这一次混合着期待和不安。 法因娜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就在面前,就在这扇门背后。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 了,名字就在嘴边,却说不上来。法因娜已经隐隐知道答案了。
      预感,不安,真相,记忆、密码、货舱、红色的螺旋
      梦中的情节涌上心头,真的要面对真相吗?
      法因娜皱了皱眉,这是她第一次护理迟到,她从未想过答案就在如此近的地 方。
      我是舰长法因娜,没有人……可以在我的舰船上玩弄我于股掌之间。
      舰长法因娜一咬牙毅然决然地打开了舱门,然后喊道「娜塔莎!」
      「啊!!!!!!!!!!!!!」果然,就如同她预料的一般丽娜正拘束 在一架「护理」椅上。
      这……看到这一幕的法因娜下意识地掩口。
      由于之前都是和娜塔莎同时进行的护理,这是她第一次迟到才从旁观者的角 度看到「护理」的真实面目。她从未想过答案就在如此近的地方。
      娜塔莎的身体如同雕塑一般嵌入半包围的座椅,宽大的头盔包裹住了她的头 部,掩盖了她的双眼。无数的电极连接着头盔,闪烁着诡异的火花。
      头盔下的脸淫荡痴傻地笑着,在不断地颤抖之下呼吸变为断断续续的哼声, 仿佛发情的母猪。大量的唾液顺着舌头流淌到胸前,在乳沟上形成一个淫靡的水 洼。随着身体的颤抖不断摇晃,娜塔莎经过军事锻炼的健美身材像是疯狂一般不 断抽搐,勉强被机械臂箍住。
      上下颠簸的乳房淫乱地晃动,沾满了顺流而下的唾液泛起一层油亮的光泽。 而这对乳房的顶部却被一对榨乳器牢牢吸住,拉扯成了色情的形状。
      看着这一幕,法因娜胸中传来了丝丝骚痒和肿胀感,硬挺的乳头摩擦着薄薄 的制服带来烦躁的触感。她伸手想要做什么,但是止住了动作,只是拉了拉领口。 
      娜塔莎原本健美纤细的小腹随着机器的节奏隆起又平复,被高速震动的性玩 具激烈抽擦,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爱液。娜塔莎的两腿之间已经洪水氾滥,一双 丝袜彻底湿润而变成了深褐色。光洁的大腿淫靡地前后摇摆着,夹紧又分开,仿 佛在贪求多留在身体内一秒,又想要夹紧体内的震动。而被拘束的小腿绷得笔直, 脚趾收紧又松开,就连身体的最末端都难以抵御高潮的侵袭。
      洗脑装置正源源不断地向大脑传输快感的信号,强迫身体高潮。比通常的高 潮体验强烈数十倍的感官信号,一波又一波攻入中枢神经,几乎要将脑髓溶解。 在彻底瓦解意志的同时将高潮的经验烙印在脑内。失去控制的身体抽搐着吐出大 量淫液,混杂着尿液把两腿之间染成一片。
      法因娜惊愕地看着不断高潮失禁的娜塔莎,她从未想过真相竟然就在咫尺之 间:这哪里是什么护理,毫无疑问就是文件中描述的「洗脑装置」,而自己和娜 塔莎竟然每天以护理之名主动来给自己洗脑……喔,法因娜几乎不敢去想。「娜 塔莎!娜塔莎快醒醒!」法因娜焦急地寻找装置的开关、电源、什么都好。 
      「嗯哦!哦哦哦噢噢!!!!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娜塔莎剧烈地抽动 着,随着洗脑装置的功率逐渐升高,此时的娜塔莎正经受着肉体和大脑所能承受 的最大快感,指令随着强烈的刺激直接写入大脑皮层,直射视网膜的光线高频率 地闪过大量图像,左右耳不协调的电子音重复不断地灌输。在这样高强度的洗脑 下,正常的人体当然会感到极度的不适,但娜塔莎高潮中极度敏感的身体被持续 侵犯,无暇分清这究竟是折磨还是快感。
      看到娜塔莎狂乱的样子,法因娜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感,我也曾经像她 一样吗?高亢的呻吟回荡在耳边让法因娜无法集中精神。恶心、不甘、屈辱、厌 恶、愤怒,就如同自己的身体在睡梦中被奸污了,如今看着自己的亲密好友被侵 犯却无能为力,法因娜只觉得气血上涌。更让她恐惧的是身体的反应完全与意志 相悖:子宫收缩着吐出一阵阵爱液,强烈的飢渴带来微微的刺痛。乳头把贴身的 军服都顶起一对淫猥的凸起,乳肉一阵阵地胀痛,而深处的乳腺却又痒的难以忍 受,仅仅是克制住自己不去揉搓都耗费了大量的毅力。
      自己……自己到底怎么了?这也是洗脑吗?还是……梦中的恐惧再度回到心 头,背脊发冷,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黑影尾随、注视、掌控,自己究竟被洗脑了 多久呢?
      法因娜捂住自己的耳朵,娜塔莎的呻吟让她头昏脑涨,她无助地慢慢蹲下, 她拼命地搜索自己的记忆,只想确认一件事:自己有没有泄露机密?有没有告诉 她货仓的密码?
      越是思考越是焦虑,她无法分清这一切究竟是没有发生还是已经忘记,唯一 能够确认的办法,只有亲自去货仓确认。那这会不会是陷阱,会不会是洗脑植入 的指令呢?
      终于装置慢慢停了下来,头盔与束缚也纷纷解开了,只留下娜塔莎瘫坐在上 面大口喘着气,两眼无神痴痴地笑着 .
      看到她的样子,法因娜心中很不不是滋味,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走上前去,摇 了摇娜塔莎,尝试着叫醒她。:「娜塔莎!娜塔莎!」
      过了好一会娜塔莎才像是从宿醉醒来:「哈,好,,,好舒服……舰……舰 长,,,你……也来护理了?」
      「不,不是的……」这个时候法因娜反而一时语塞,要怎么跟她说明:这不 是什么护理而是淫秽洗脑装置呢?
      过了一会娜塔莎的体力稍稍恢复抬头问道「舰长,是不是另一台坏了,在等 我的位置?」
      「诶?」
      「舰长直接说嘛,耽误到护理的时间就不好了。」说着娜塔莎就要起身。 
      「不,不是的。我……」法因娜抿紧了嘴唇,皱起优美的细眉,下定决心说 道:「娜塔莎。」
      「怎么了,舰长?」娜塔莎意识到了法因娜的严肃,也认真了起来。
      「娜塔莎,我们被骗了,这不是什么护理,这是有人偷偷安装的洗脑装置。 要尽快通报全舰,查出这个货场是谁许可上舰的,这个装置又是谁安装的。」法 因娜一口气说了出来。
      娜塔莎愣愣地看了法因娜一会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噗,舰长——你在说 什么呀!不是你带我来护理的吗?」
      「什……什么?」法因娜没有料到娜塔莎竟然是这个反应,急忙辩解道: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我们两人都被洗脑了。虽然还没有完全被操纵,但是 大脑正在慢慢适应洗脑的刺激,每一次程度都会加深,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
      「才不要呢……说什么傻话 .」此时的娜塔莎反而露出了轻佻的神情,笑道 「这么舒服的事情……怎么会是洗脑呢?我还要……再来……做更多的护理……」 娜塔莎的脸上泛起一层病态的潮红,平时英武的军人此时仿佛恋爱中的少女。 
      「唔……」看着娜塔莎的模样,法因娜感觉一阵恶寒,有些不愿面对的念头 在骚动,那种熟悉的酥痒感觉……自己的心底也有些不太舍得。仿佛看到了另一 个女人坐在这里和娜塔莎一样,淫乱地扭动抽搐,肆无忌惮的高潮,不知廉耻地 享受着洗脑 .「不不……」法因娜用力地摇了摇头,再次强调「这不是什么护理,
     而是洗脑装置,沉溺它的快乐就像吸毒一样危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一会让舰内工程师过来检查一下就是了。」娜塔莎 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刚想走突然脚下一软,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法因娜急忙扶住娜塔莎。
      这时娜塔莎却露出了笑容,她反身一脚绊向法因娜的小腿。法因娜怎么也没 想到刚才因为激烈洗脑而腿软的娜塔莎会突然使出军用格斗技来绊倒想要帮助她 的自己,当即失去了平衡,一屁股跌坐在湿润的椅子上。
      娜塔莎反身把法因娜推向椅子上,立即按下了按钮。哢哒一声,金属环把法 因娜的双手牢牢箍在了扶手上。
      「不不不……住手!不要……不要!」法因娜拼命地挣扎,狂乱地叫道。 
      「舰长,要是不舒服得话,做一下护理就会好很多的。」娜塔莎亲切地笑着, 细致地为法因娜检查拘束装置是否装好,就像她为法因娜核对日常工作一般。 
      「不要……娜塔莎……求你住手……关掉它,不能!不能再做了!」想到自 己会像娜塔莎一样屈服于机器的刺激如同家畜一般高潮,法因娜恨不得立即咬舌 自尽。如果洗脑彻底完成,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呢?那还是自己么?失去灵魂, 那将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结局。
      「舰长?」娜塔莎一挑眉,看向法因娜。
      法因娜立即冷静了下来用自己最真挚的眼神望向她「娜塔莎!娜塔莎快清醒! 这个机器……这个机器会篡改了你的记忆……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
      娜塔莎两眼充满了冷漠,嘴角却微微上扬得意地笑着,看着舰长恐惧疯狂祈 求自己的样子,一种黑暗的满足感充满了她的内心。这是她原有的情感吗?还是 洗脑?她分不太清了,这个和她亲密的女舰长,自己曾经嫉妒过她吗?
      「不……」法因娜意识到,这里一味地说娜塔莎已经被洗脑了是没用的,甚 至会引发她的抗拒心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脱离洗脑,否则自己辛苦回想 起的记忆和调查进展都会被抹去。法因娜急忙组织语句支支吾吾地说道:「你… …我是被洗脑了才……才会带你过来的,这都是我的错。先放开我……娜塔莎, 相信我!」
      「舰长,我当然相信你啦。」娜塔莎答道。
      「那快帮我解开!」法因娜急切地说道。
      「不行哦」娜塔莎笑得更加灿烂了。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主人命令了,当 舰长拒接护理时,一定要让舰长接受护理。」
      「什……什么?」
      船舱门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你是……」法因娜这一刻清楚地记得这个人,就是一切的主谋。 
      「主人,你来啦」娜塔莎愉悦地跑上前去,亲昵地勾住「主人」的手臂,眼 神痴迷地紧盯着「主人」再也不看法因娜一眼。
      「怎么了,愿意说出密码了吗?」「主人」问道。
      「绝不!」法因娜依然决然地答道。
      「很好,那我们继续。」「主人」示意娜塔莎启动洗脑装置,娜塔莎紧紧地 搂着他的手臂,撅了撅嘴,伸手按动按钮。
      「对了,给你一个小提示吧」「主人」突然说道「这是你第四次拒绝护理了。 你的意志远超我的预计。」
      「……」法因娜抿紧嘴唇,既然能够忍受这么多次,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 只要记住,记住他的这张脸!洗脑装置的弹出面罩遮住了她的视线。法因娜也只 能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用意志力撑过去。但是此时眼前浮现的却是女儿的脸庞, 让心中越加不安。耳边逐渐响起令人不悦的电流声。要开始了吗?
      突然法因娜觉脑袋一空,身体一阵恶心,耳边传来了令人恍惚的高低音。面 罩射出迷离的光线,透过她紧闭的眼皮投影在她的视网膜上。
      而娜塔莎与「主人」在法因娜面前热情地拥吻起来。娜塔莎痴痴地吮吸着 「主人」的唾液,许久才分开嘴唇。娜塔莎睁大了眼睛说道「主人,能不能…… 奖励我一下,让我再护理一次?」
      「当然。」
      「谢谢主人赏赐!」娜塔莎雀跃地坐到法因娜身边的座位上,按下按钮。货 舱里再度回响起两人此起彼伏的呻吟。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