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回到景洪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51   
    满怀愉快的心情,中午十一点十五,我们的车到了景洪。杨导说,「大家静一静,咱们先到饭店用午餐,十人一桌。午餐后,回酒店午休,下午两点出队,去橄榄坝。」。这样的安排并不紧张,挺悠闲的了。 车子是停在了饭店大门口,是一个什么族的民俗饭店。我们的人还没从车上下完,大门两边站着的两排小姑娘就「叭叭叭」地敲起了竹棍子,打着节奏,口里唱着我们听不懂的欢迎歌。这些小姑娘们,都穿着黑衣黑裙,肉色丝袜,白色袜子,黑单鞋。不知道是什么民族,个子都很小。 司机说,这些小姑娘有的只穿着裙子,没穿内裤,游客可以撩开裙子看的。 谁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谁敢去撩开小姑娘们的裙子看看裙子里的风光啊。 进得餐厅,大家随便落座。这些搞销售的男女们,都是吃过喝过的人,应该不像一些企业事业单位的妇女或家庭主妇,吃饭的时候抢席,最让人看不起。 饭菜上来了,无非也就是什么汽锅鸡、扣肉、盐水鸭、酸菜鱼,等等,吃的好坏没关系,关键是为生,能吃饱。每桌给一瓶白酒,四瓶啤酒,够了,这场合,谁能多喝。 吃着,喝着,气氛融洽。饭厅前面的舞台上演出开始了,先是饭店方的人员跳舞唱歌,演了几个节目,然后是游客随意登台演唱,有点特色的是,无论男女登台前,饭店方都给化妆一番,打扮成少数民族的样子。 先是杨导上台给我们团的人献上一首《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她唱得挺有味道的,这首歌要标高音,该高的地方,她都高上去了,难转弯的地方,她也算过度顺畅。 又有几个游客上台唱了《青藏高原》等歌曲,唱得都不错,这场合,没两把刷子,谁也不会主动登台的。 我也登台唱了一首阎维文的《母亲》,算是专门唱给少妇的吧。「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啊,不管你走多远,无论你在干啥,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的妈。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泪;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花。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啊,不管你多富有,无论你官多大,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咱的妈。」 我边唱边望着少妇,虽然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楚,但我知道她眼里噙满了泪花,她想孩子啊,当妈的离开孩子十多天了,能不想吗,好在后天我们就回去了。 演出结束了,接下来的节目才让人快心,是喝交杯酒。两个少数民族的小姑娘,一个负责端酒和倒酒,一个负责喝交杯酒,挨着桌敬。喝交杯酒的那个小姑娘个子比较矮,她还特意拿着个小板凳,每当喝交杯酒时,她就站在板凳上,特别有意思。大家边吃喝着,边盼着那两个小姑娘快点来到自己身边。 热情的焦急等待,两个小姑娘终于来到了我们这桌,女士就免了。轮到我了,高个子小姑娘在托盘里的小酒盅里倒满两杯酒。矮个子小姑娘端起一杯递给我,她放下小凳子,自己站上去,也端起一杯酒。「祝愿大哥哥旅途快乐,身体健康,我们有情有义,小妹妹敬你一杯酒,来,干!」,她用好听的声音说着祝酒辞。 说完,我们俩胳膊交叉环绕,喝了杯中的酒。那酒,有点甜,介于白酒和啤酒之间吧,有点度数,难怪大个子的那个姑娘不喝,大概这个小个子姑娘酒量大吧,敬一圈下来,也要不少杯的。 喝了交杯酒,我觉得没尽兴,就和两个小姑娘说,「好事成双,再来喝一个大交杯酒吧。」。「大酒杯就怎么喝呀?」,小个子姑娘问。「就是胳膊从脖子后面绕过来喝啊,来吧,再和你喝一杯,保证你越来越漂亮,找个好婆家。」,我连说带笑地祝福着她。「那就再和大哥哥喝一杯吧。」,小个子姑娘又那一杯酒递给我,她自己也端起一杯。 这下才有意思了,小个子姑娘胳膊短,从我脖子后环过来后,很难够到嘴,为了喝到杯子里的酒,她只好身体使劲往我身上靠,我也顺势用另一支手在她后背使劲往我身上压她的后背。小姑娘往前一伸头,光滑的小脸就贴在我耳根,两个乳房很实惠地压在我胸部,别看她个子小,乳房确实很硬很结实。我慢慢地喝,好把她的脸和乳房多体会一会。 旅游的朋友请注意,这样的小姑娘很多都可以拿下,我有朋友这样做过。做法就是,事先准备好一百元钱和写着自己联系电话的纸条,当然纸条上要写上一些客气话,什么四海皆朋友啊,幸会啊,祝你越来越漂亮啊,天天好心情啊,等等,一定要写上,方便的时候请和我联系。这哥们曾经在大理就很容易成功了,小姑娘到酒店陪他睡了一晚上。 小姑娘们敬完我们这桌,去了邻桌。我们也菜过五味,着急回去休息,也没什么节目了,大家就快速吃完了饭。 我们到酒店后,杨导给分发了房卡。她说马上就上来取钱,让我准备好。大家别忘了,我们是杨导在植物园里把我们拉进来替位补缺的,她给我们优惠了旅游费用,我们的钱几乎都会进入她私人腰包。 我们刚到房间一会,杨导就来了,她让我们在旅游合同上签了字,我们给了她钱。看得出,杨导掩饰不住窃喜,她告诉我们休息好,两点出发,就说再见了。 「弟弟,咱们去卫生间洗洗吧,我屄屄里还全是你的精液,裤头都湿了一大片了,特别难受。」,可苦了她了,这一上午,她的裤裆里始终湿漉漉的。 「姐,肏完你后,你不是在内裤里贴了块卫生巾吗,再说我鸡巴从你屄里拔出来后,当时就给你擦干净了,咋还这么湿呢?」,我纳闷了,她屄里咋还有这么多水,难道她后来自己潮喷了不成。 「你还说呢,糊涂弟弟,你知道你射了多少吗,才流出来一小部分,大部分都留在人家屄里呢,再加上我流的水,可不少呢。你是只知道设完痛快了,人家裤裆里又潮又湿的可难受啊。」,真是这么回事,好多时候,男人不知女人苦,男人,应该多体贴女人。 我们脱光了衣服,一起走进卫生间。打开喷头,这一通淋浴,冲干净了身上的汗液和盐分,顿时清爽起来。 我和少妇都打上沐浴液,身体又滑又嫩,尤其是少妇的大乳房,这时摸一下,揉一揉,手感更加撩人;还有我们的阴毛,都黏黏的粘在了一起,一小撮一小撮的,小屄屄在阴毛粘在一起后,阴唇显得更加肥大了,特别馋人,我的鸡巴也不老实起来。 我们抱搂在一起,相互搓摸着后背和屁股。少妇滑滑的乳房压着我的胸,只感到乳头硬硬的扎戳我的肌肤,阵阵痒痒。 我直起的鸡巴在她滑溜溜的两腿之间出溜来出溜去的,少妇也挺着阴部,想用阴唇揉蹭我的大鸡吧,但涂抹了浴液的鸡巴和屄屄太滑,小屄屄始终停不住鸡巴,这小馋屄是越停不住越想停,就愈发使劲用阴部蹭我。 「姐,给弟弟来几下乳推呗?」,我亲了几下她香艳的小嘴,要求她给我来个波推。 「小冤家崽子,给你来几下吧,谁让姐喜欢你呢。」,她亲昵地嘟囔着,抱着我,开始扭动上身,大乳房就在我胸部又蹭又揉的,好像用两个大肉球在刷漆。 她一边用乳房蹭揉着,一边一点点蹲身往下逐步蹭,胸部,肚子,最后蹭到我阴部,把我的大鸡巴放进她滑滑的乳沟,夹弄起来,夹得我酸麻胀痒。 「姐,换姿势吧,别给我夹出来啊,下午还得出门呢。」,没办法,我有好几次,关键时候踩刹车了。 少妇听我这么说,就站起身,让我转过身。她在我身后站着,贴上身来,用大乳房按摩我的后背、后腰和屁股蛋。 她还两手握住乳房,把乳头当做毛笔在我后背和后腰写我的名字,那种一点点刺激的麻痒真是难以形容难以忍受啊。 太舒服了,花多少钱,到洗浴中心和按摩店都找不到这么优质和贴心的服务,我这不就是幸福么,生活这么享受还有什么奢求什么抱怨呢。 差不多了,我站起身,拿起喷头,边抠摸边冲洗少妇的阴部,要从里到外地给她冲洗得干干净净。我甚至连屁眼都亲自给她揉搓冲洗了,谁让人家对我这么好呢,人和人是相互的。 我象清洗一件宝贝似的,把个少妇清洗得一尘不染,她也帮我冲洗得干干净净。 洗完擦干后,我们回到房间,用手机定好叫醒时间,美美地睡了一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