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母与老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第五章肉戏较多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1:01   

                第五章 被蹂躏的张艳霞上
      出了教室,刘斌从银行卡里取出一笔压岁钱,跑到卖电动车,摩托车的店铺,
    买了辆125cc摩托,配上头盔,一套略带朋克风的外套裤子。虽然刘斌各自
    矮小,但是家境还算不错的他,从小就接触过摩托汽车,前两年就在父母指导下,
    开过汽车。加上监管的松散,没有哪家店是有钱不赚的。乐得多卖一辆多赚一辆。
    刘斌穿戴整齐,骑着新车直奔张艳霞的公司。
      张艳霞的公司办公处在一座写字楼里。小学的时候刘斌公休日的时候经常跟
    着张艳霞去加班,一来张艳霞不放心刘斌,怕他跑出去玩惹祸,而来怕他午饭吃
    不好。所以刘斌对张艳霞办公室周围情况了如指掌。
      刘斌把摩托车停在地下车库门口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妈妈的车位在地下一层
    的拐角处,自己躲在安全楼梯口正好可以观察到汽车,如果妈妈准备驾车离开,
    他跑出来正好骑上摩托尾随。而且骑着摩托下去车库目标太大。
      刘斌的头盔已经换成鸭舌帽,带上口罩,像个特务一样。刚刚在潜伏的位置
    就位。就看到张艳霞一身正装从电梯里出来,明显感觉有些左顾右盼,好像怕人
    发现一样。与昨天的淫荡大相径庭的打扮,一身棕色女士西服,下面是过膝的职
    业裙与西服是成套的。肉色的丝袜,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头发盘成干练的丸子
    形。左右观察确认没人以后,快步走向车辆的后尾部,因为停车时尾朝外的缘故,
    刘斌正对着车尾。一般只有男性才会选择的LX570全尺寸的越野车后备箱是
    掀背式设计,刘斌清楚的看到里面放着一包直径大约50公分的包裹,用黑色的
    垃圾袋包裹着。张艳霞掀开后备箱之后,又左右仔细确认了一下,再次确认周围
    没人之后,快速抱起包裹,打开副驾驶扔了进去。然后才回到车尾关闭了后备箱。
      刘斌当然知道自家的后备箱是感应式的,即使双手抱着包裹,只要抬一下脚
    门,后备箱就会自动关闭。妈妈为什么会紧张到,抬一下脚的功夫都没有。这么
    慌张的把包裹扔进车内。不知道的还以为偷别人车里的东西呢。
      张艳霞走进了驾驶室,在里面一直没有出来。刘斌在外面焦急的等了大约1
    5分钟。车子突然发动了。刘斌快速跑到外面,骑上摩托远远的跟着自己的妈妈,
    好在市区车根本开不快。刘斌越跟着心理越觉得奇怪,这条路根本没走过,目的
    地到底是哪,而且越走越偏。慢慢的竟然走到了一个工业园区。周围没什么车,
    偶尔看到几辆也大多是货车,好像妈妈也不太熟悉,偶尔还要减速甚至停下来确
    认路线,因此刘斌一路上没废什么劲跟上了。
      很快张艳霞在一个工厂的门口停下来,刘斌远远的看着,这个工厂原来的企
    业应该已经不久前搬家了,院子了里堆放着很多办公用品和废弃的零件,围栏是
    铁丝网组成的,侧面的网子已经有些破损了,可能是小偷想顺手牵羊,夜里剪断
    了钻进去看看有没有废铜烂铁拿出去能卖几个钱。但是厂房还不算破败,杂草也
    不太多。妈妈慌张的带个黑色大包裹来这干什么?不会是毒品交易吧?刘斌甚至
    想起了平时电影里的镜头。不过并没有让他担心太久,大约2分钟之后,厂房里
    走出一个人,刘斌当然认识这个人,就是中午消失的李刚。
      李刚站在驾驶位旁边,张艳霞降下车窗两个人说了几句话,李刚招呼张艳霞
    开进了院子,刘斌蹑手蹑脚的从院子侧面的破网里钻了进去,躲在了离张艳霞停
    止位置不太远的一个废弃的柜子后面,看着李刚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因
    为车窗还没有摇上去的缘故,刘斌可以大概听到两人的对话。
      「刚哥,这里真的不会有人来吗?」张艳霞含羞带臊的问。「肯定不会的,
    这里的老板是我磕头大哥的爸爸,前几天刚因为环保的原因搬家了,但是地和厂
    房还是他们家的,所以肯定不会有人来。」「里面有地方吗?干净吗?要不就让
    霞妹在车里伺候刚哥吧?」刘斌清楚的看着自己妈妈将头主动依偎到李刚的怀里,
    脸上的妆好像比中午在地下车库的时候浓了很多,大红的嘴唇,厚厚的脂粉涂在
    脸上闪着晶莹性感的亮光,蓝色的眼影衬托出无尽的妩媚,头发散着披在肩上。
    看来妈妈在车里的时候精心化了妆,刘斌暗想,妈妈肯定不会就这样去上班,这
    哪是做生意的女企业家,简直是做皮肉生意的站街女。李刚得意的搂着自己同学
    的美女妈妈,「有没有听哥哥的话?风衣脱了。让哥哥检查下。」听到李刚的话,
    刘斌才发现,妈妈的外套也变了,之前干练的女士职业西服变成了一件米色风衣。
    「刚哥说的话,霞妹哪敢不听啊。」妈妈边说着,边故作扭捏的脱起了衣服。随
    着风衣的褪去,刘斌清楚的看到了张艳霞的现在的穿着,就是自己昨晚找不到的
    那件真丝花纹露乳裸背裆部中空连体白色内衣。现在刘斌弄懂了,那些昨天中午
    李刚和妈妈操逼时候妈妈穿的情趣内衣,被她放进了刚才的黑色包裹,藏在了后
    备箱里。
      「中午听你的话,换衣服的时候,吓死人家了。在停车场,真怕被人看到,
    好在车头那是摄像头死角,不然被人看到了,人家女强人的形象还要不要啊,小
    冤家,一定要好好补偿人家哦。」说着张艳霞半裸着身子主动抱住了比自己矮一
    头的儿子的同学,伸着脖子往李刚的嘴里伸舌舌头。刘斌突然感觉,这不是李刚
    在玩他的妈妈,而是妈妈在玩李刚。不过这种感觉很快被打破了。
      李刚推开了张艳霞,「不怕周围有人经过发现吗?下车,去仓库里哥再好好
    炮制你。」张艳霞一脸娇羞的坐着,仿佛在想象一会的美妙。李刚突然拿出一副
    手铐抓住还沉浸在幻想当中的张艳霞的两只手,背起来铐住。「快点,下车。」
    李刚命令的口吻说着。「啊?!」张艳霞娇羞的表情变成了惊讶,「这,这样怎
    么下车啊?把手铐打开,把风衣给我。我先穿上。」李刚突然伸出手把张艳霞一
    侧的乳房从胸罩里整个拽了出来,对着还在跳动的大白奶,左右开工的扇了起来。
    「啊!啊!小刚,不,放开阿姨,阿姨疼。快,阿姨不玩了。」张艳霞想反抗但
    是双手被反铐着,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左右摇摆着身体,嘴里发出尖
    叫声。可是李刚完全不理财张艳霞的任何抗议,自顾自的打着,「啪啪啪」的声
    音越来越大。「叫,大声点,把人都吸引过来。」李刚威胁着,张艳霞小声抽泣
    着,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足足5分钟的虐打,刘斌清楚的看到妈
    妈的一只奶子已经被打成了紫红色,嘴唇已经分不清是花了的口红还是咬出的血。
      「下!车!」李刚一个字一个字加重的命令。张艳霞本能的慌张的看向身后
    左右,是不是有人。一回头正看到李刚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好像又要发作。吓的
    张艳霞,用背身的双手拽开了车门,几乎是轱辘了出去,因为车身很高,幸好自
    己的身高还算比较高,不然真的是滚下车去的。轱辘下去的张艳霞,背身双手,
    踩着白色水晶高跟拖鞋左右摇摆的往仓库的大门跑去,本身体育锻炼很少的办公
    室女郎,平衡就很差,又被人背铐了双手,加上高跟拖鞋完全限制了运动能力。
    但是对李刚的恐惧,以及对被路人撞见的恐惧,使她不得不爆发出身体的一切潜
    能希望哪怕快一秒进入仓库。
      一个充满成熟知性魅力的女强人,现在俨然马戏团小丑一样的,左右晃动,
    迈着螺旋式的步伐一路小跑到了仓库大门口。李刚这时不慌不忙的下了车,关好
    车门,迈着方步往大门口走去。张艳霞冲到仓库门之后弯着腰,背着手,绝望的
    看着门上的铁将军。扭过头来,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明显被刚才李刚的一顿
    奶光打怕了。只能直勾勾的眼睛看着李刚。然后慌乱的左顾右盼,生怕这个时候
    有路人经过。之后又扭回头双腿颤抖着「刚,刚哥,我怕,求你了。进门里,你
    怎么玩我都行。操烂我,操死我。现在有人经过,咱们就都完了。」「你这是威
    胁我吗?我有什么完的,明明是你这个老女人,在勾引未成年人。」说着用右手
    大拇指和食指开始揉搓张艳霞肿着的乳房的褐色乳头。「不,不,刚哥,是我完
    了,我完了。」「这还差不多,知道我为什么惩罚你吗?」李刚还是不慌不忙的
    说着,手上却没有停,还在揉搓着那个奶头。
      这时候,刘斌清楚的看到自己妈妈穿着白色开档连裤丝袜的两腿间有水流了
    出来,水浸湿了大腿,小腿,脚面,最后经过水晶鞋,流向地面。自己成熟美丽
    高贵的母亲被自己的同学蹂躏的小便失禁了。
      「告诉你,老子叫你出来,是为了玩你的。不是被你玩的。所以你没有权利
    提任何要求,只有服从老子所有安排的义务。你唯一的权利就是享受老子给你快
    感。」李刚完全无视张艳霞的失禁,自问自答的说着。「明白了吗?」在「吗」
    说完的同时,两根手指突然用力死死的碾压着那个可怜的乳头。
      「明!呃啊……明明,明白了。」张艳霞已经连叫疼的勇气都没有了,生怕
    一个疼字会招来更强烈的虐打,现在她只想尽力讨好这个暴躁狂的小孩,先躲到
    安全的地方再说其他。「明白了什么?」李刚似乎根本不着急带眼前的美女进到
    仓库里面。刘斌看在眼里觉得奇怪,似乎李刚对这一代不会有人经过胸有成竹。
      「明白,明白,我就是刚哥的玩物,和刚哥出来玩,我就是被刚哥玩弄的性
    玩具,玩具不能提任何要求。」张艳霞在李刚话的基础上尽量添油加醋,尽力讨
    好着,只求别再激怒他。
      「叮咚」李刚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李刚低头看了一下,并没有回复,而是
    好像对张艳霞现在的表现十分满意的,回头打开了门锁。右手的两根手指夹着那
    个被玩了几分钟的乳头用力拽着,好像把那个乳头当作了链子一样,牵着张艳霞
    往门里走去,走的速度很快,张艳霞被拽的乳头拉的很长,为了减轻疼痛尽力的
    挺起胸跟着李刚小跑的往里跑去。地上留下一条细细的水线,确切的说是一条细
    细的尿线。
      就在两个人刚走进仓库,一辆货车慢慢驶过。刘斌都为这两个人尤其自己的
    妈妈捏了把汗。不住的感叹怎么会真巧啊。偷偷溜到了仓库的后门从后门的门缝
    中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张艳霞明显已经受惊过度瘫坐在地上,沾满自己尿液的白色丝袜又沾上地上
    的土,白色的丝袜已经变成灰黑色。高跟拖鞋也掉了一只,一只脚是只穿着丝袜
    跑进来的。「咔嚓」李刚拿着手机对着狼狈不堪的张艳霞拍了张照,一手拿着手
    机递给张艳霞看,一手揪着张艳霞的头发使她能够抬起头来。「看看你自己的样
    子,听说你还是个公司法人,你的员工知道自己的老总就这副模样吗?哎呀,你
    这是尿了?你都大了?还尿裤!去屁股撅起来,尿裤必须受惩罚。」李刚一遍调
    笑一遍命令着。张艳霞完全不假思索的,机械的趴在了地上,光着的大屁股撅的
    很高。李刚拿出一条皮鞭,重重的打向张艳霞,让李刚和刘斌没想到的,只打了
    几下,张艳霞又一次喷水了,这次竟然高潮了。
      张艳霞自己也对自己的心理感觉奇怪,本来只是寻求刺激,为自己平淡的生
    活增加点调味剂,结果当天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孩子威胁着半强暴了。之后迷上了
    他的20公分大家伙,主动跟对方要求可以偷偷约会。只是对方控制欲好像很强,
    自己就迁就着穿之前没洗过的情趣衣服出来。本来打算再享受一下自己丈夫完全
    不具备的大尺寸,没想到被一顿奶光,被对方把自己调教成性奴。整个过程中,
    自己虽然害怕,但是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就在刚才听说要被惩罚,兴奋的赶
    紧撅起屁股,感觉羞辱中充满了快感。这会儿,竟然因为挨了几鞭子高潮了。自
    己到底是不是天生是个受虐狂啊。不,绝对不可能,我是被他心理暗示了,我是
    为了自我保护,所以才刻意配合他的。只要这次脱离虎口,以后保证不再联系这
    个小变态了,不过现在还是要尽力配合他。张艳霞告诉自己,自己绝对不是个受
    虐狂,只是如果不配合李刚,表现得像个受虐狂,可能会激怒对方,而遭遇毒手。
      「你真变态啊,被打屁股,都能高潮。」李刚调笑着,「不,不是的,是因
    为刚哥您打的太好了,霞妹才高潮的。别人打我,我不会有感觉的。」张艳霞极
    力奉承。「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哥决定给你尝尝你梦寐以求的大鸡巴。」「谢,
    谢谢刚哥,霞妹受宠若惊。」刘斌看着自己的妈妈竟然还保持着那个撅着屁股的
    姿势,李刚满意的拍了拍妈妈的屁股,示意她可以站起来了。张艳霞这才向小学
    生一样立正站好。李刚好像才想起来刚才有条短信没回,拿出手机回复了一下。
    「你身上什么味啊?又骚又臭,还有股腥味。你几天没洗澡了,他们的,你这么
    重的味道,不怕熏的员工都辞职了啊?」「对不起刚哥,是霞妹太骚,太淫贱了。」
    张艳霞当然不敢说是因为李刚要求她穿的衣服的,还有被李刚吓的尿失禁,才让
    自己有这种味道的。「哎,真不叫大爷省心,带你去洗洗吧。跟我走。」李刚说
    着往门口走去,张艳霞像个犯错的学生,低着头紧紧的跟着。走到门口的时候,
    李刚竟然发善心帮张艳霞解开手铐,又去车里取了张艳霞的风衣给她穿上才命令
    她出了仓库。
      刘斌远远的看到,李刚带着妈妈又坐上了汽车,赶紧偷偷溜出去骑上了摩托,
    远远的尾随着他们,刘斌仗着有头盔掩护,不怕被妈妈发现。但是也不敢跟的太
    近。好在妈妈的车开的很慢,看着妈妈的车开上了工业区一处小桥上,靠边停了
    下来,刘斌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不明白李刚这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突然,在距离桥大约300米的路口,好像有人在探头探脑,刘斌马上想到
    了那个女厕所神秘男,直觉告诉刘斌,那边的人肯定有问题,多半是来分李刚一
    杯羹的。只要跟住那个人,这边妈妈肯定跑不了。下定决定的刘斌,骑上摩托绕
    了过去,一直绕到路口后面,现在刘斌清楚的看到了刚才探头探脑的人,只不过
    刘斌没想到的是,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一男一女,男的他
    并不认识,女的却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昨天一下午都神神秘秘的大姐大赵颖。
      刘斌壮着胆子贴着侧面的墙步行溜了过去。希望听听他们说些什么,难道这
    个男的就是那个神秘男,在靠近他们之后,刘斌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男
    的明显已经不是个学生,大概175左右的身高,体重却足有300斤,赤裸着
    上半身,下半身只有一条运动短裤,脚上光脚穿着军跑,光头,从头顶到脚底只
    要露着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看到纹身。年龄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感觉应该不算大。
      「少爷,咱非得等内孙子来信吗?直接过去把内骚娘们办了不就得了。您介
    身份怎么还替内孙子站岗啊。刚才就您了不该给逼尅的发微信,让内货车撞见他
    们两个狗男女正办事,咱们过去看热闹,不也是一乐嘛。」刘斌听这大光头的一
    口天津口音,却听不懂每一句话的意思,不过倒是能猜个大概。可是「少爷」是
    什么意思?天津话,叫女孩「少爷」吗?怪不得李刚开始的时候那么自信,原来
    有人帮他放哨,之后估计他发的微信就是让这俩人在这等他,因为岗哨撤了,他
    只好去拿衣服给妈妈穿上再上车。刘斌分析着。
      「狗子,你别着急,我这个兄弟有的是办法,咱们过去把那骚货办了,无非
    就是强奸一下,没意思。那本来就一骚货,前几天我还拍她光着屁股来学校,在
    厕所自慰呢。可要是听我那兄弟的,咱玩的可就有意思多了,昨天他告诉我个方
    法,我把我们那个吊毛的英语老师玩的今天都没来上班。」这声音,现在刘斌完
    全弄清了,女厕神秘男就是赵颖,她也许是巧合也许是跟踪,拍了妈妈的照片给
    了李刚,所以李刚谢她,她因为拿到了李刚给她的某种威胁的材料,胁迫奸淫了
    于瑾。而赵颖不是个LES就是个TS。但是如果是TS的话,应该是极力表现
    女性化的,所以赵颖是个LES。只不是她并不知道,在她离开厕所之后的事,
    所以沾沾自喜的认为于瑾没来上班,是被她玩坏了。
      「臊爷,我您了就一粗人,不像你们读过书的,没那么多讲究。只要鸡巴爽
    了,就您了得了。」那个叫狗子的已经完全不耐烦了,要不是赵颖,恐怕早过去
    把李刚打一顿,把妈妈强奸了。
      「告诉你别着急就别着急。等你玩完这一次,你嫖娼的钱都省了。知道为什
    么吗?」「为,为嘛?」狗子有些心虚,似乎怕有人要对他下半身不利。「嫌没
    意思了呗。」赵颖笑着说。「哈哈哈,臊爷说话,总你妈一套一套的。」狗子也
    笑了。
      刘斌此时可笑不出来了,看来这几条饿狼中午的时候已经设计好了,这是准
    备在这里给自己妈妈来个野外群P调教虐待啊。他们不会把妈妈玩坏了,再灭口,
    再来个弃尸荒野吧。刘斌赶紧往小桥的方向偷偷移动。小桥大约只有20米长,
    是个拱桥,两边有铁栏杆挡着,以免有人不慎落水。
      张艳霞按照李刚要求,把车开上了拱桥,停好车后。一句话不敢多问的等待
    李刚的指示。「下车。」李刚命令道。「那个,刚,刚哥,风衣要脱吗?」李刚
    被问的楞了一下。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企业家,这么快就被自己调教成没有自己思
    想的性玩具了?这种地方,竟然会问要不要穿衣服下车。看来再加把劲,就可以
    完全控制了。「穿着吧。」李刚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惊讶,淡淡的说。
      张艳霞像个乖乖女小学生般,跟着李刚挪到了桥护栏边上,长度5。2米,
    高度将近2米的越野车,完全从挡住了张艳霞被人从桥上看到的视角。不过从桥
    下赶过来的刘斌,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个人。「爷帮你去打水好好给你洗一洗,你
    就在这呆着,不许对路人发骚,记住了吗?」李刚说着,竟然拿出手铐把张艳霞
    双手铐在了栏杆上。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开去。
      刘斌看个满眼,下面竟然又一次可耻的硬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几
    个人后面是怎么玩弄自己妈妈的,三步并作两步往桥下面的桥洞走过去,他要在
    赵颖两个人过来之前,先埋伏好,一来可以看现场直播,而来一旦他们要玩的过
    火了,自己还能尽量保护妈妈。
      桥上的张艳霞,整个身体尽量贴近铁栏杆,让风衣的袖子穿过手腕,尽量避
    免桥下的人仰头看到自己受伤的镣铐。至于身后的车辆本来就极少,而且自己的
    LX570又高又大,基本已经挡住了整个桥上所有看到自己的角度。唯一容易
    暴露的就是腿上的那双白色丝袜,现在染成了花色,上面土,汗液,尿液,淫水
    和昨天李刚留下的精液混杂在一起。张艳霞紧张的看着桥下,只盼望李刚能赶快
    回来,只要不要自己脱光了在这洗个澡,总比一个人被铐在这强,万一有人经过
    发现了自己的样子,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弄不好还闹个身败名裂。自己这是在
    干什么啊,好好的日子追求刺激,弄成这样。被一个小屁孩牵着鼻子玩。正在张
    艳霞后悔的时候,身旁经过了一男一女,嬉笑着说着悄悄话,女的依偎在男人身
    上。
      「疑,这过不去啊。车和栏杆之间只有这么窄。」男的先开口,「是这个姐
    姐的车吧,咱们也学人家,站在桥上看看风景吧。」女孩随口说着,男的搂着女
    孩站在了张艳霞身边。张艳霞紧张的快要忘记呼吸了。心理默念,赶快滚,赶快
    滚。
      「姐姐,你长的好漂亮,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状有点花了,是不是哭过。」
    女孩关心的问道。
      刘斌在桥下听着,心理充满了矛盾,既想这小两口赶紧走,不然赵颖她们不
    好过来调教自己的妈妈,又怕小两口走了,李刚他们玩过了火。尤其现在刘斌无
    法确认赵颖她们所在的位置,不敢贸然露头观察桥上的情景。赵颖她们肯定在某
    个地方观察着这边的情况,等上面的2个人离开。自己一露头,刚好会被他们看
    到。虽然自己伪装的很好,但是在路上不会被怀疑,可这么敏感的位置,摆明了
    告诉所有人,我在桥下监视。
      「没,没什么,是迎风流泪。老毛病了。」张艳霞一只脚踩在护栏下面的横
    栏上,尽量表现的从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生怕被旁边的女孩看出什么异样。
      「姐姐,你不补下妆吗?那么漂亮,妆花了会影响形象的。你看姐姐是不是
    不光很漂亮,还特别有气质,看着就像有文化有地位的。」女孩的赞美张艳霞可
    是一点不觉得骄傲。只希望她别再这么细致的观察自己。你不看你男朋友,看老
    娘干什么。
      「没你漂亮。我只看你。其他女的,我都不看。」男孩显然知道这时候该怎
    么回女孩的话。「操,你这样的,只配看这种小婊子,老娘稀罕你看吗?婊子配
    狗。」张艳霞听到男孩的话后,心里在骂脏话。就好像刚才那个不稀罕别人赞美
    的人不是她似的。我可以不稀罕赞美,但是你必须要赞美我。因为赞美我是你的
    事,不稀罕你的赞美是我的事。这大概就是成熟知性美女们的逻辑。
      「撒谎!你不说实话,回去我罚你不去进门。」女孩也有自己的逻辑,骂你
    不说实话戳穿你的恭维话是我的事,但是违背良心也要恭维我,是你的事。
      「回去让他操你,不比在桥上吹风舒服吗。赶紧回去挨操啊。」张艳霞可能
    把自己一辈子的脏话和恶毒的话,都在这会心里骂出来了。如果不是手被铐着,
    她真想直接指着鼻子骂旁边的那个被她心理默默骂了无数句「小婊子」的女孩。
    可是如果手没被铐着,她根本不会关心,旁边是不是站着一对恋人。
      「姐姐的车是你的吗?好大啊。」女孩子。「是,哦,不,不是的。我不知
    道是谁的。」张艳霞脸几乎被气绿了。你他妈赶紧把这个男的甩了,找个给你买
    的起这么大的车的人去。张艳霞尽量避免跟这个几乎有点脑残的女孩多说话,干
    脆说不是自己的,可以省一个话题。
      「那咱们别站着了,往前面站着看也一样的。别挡着人家的车。不礼貌,姐
    姐,咱们过去吧。」女孩的素质倒是挺高的。但是已经把张艳霞气的想笑了。我
    他妈倒是想走,我走的了吗?傻逼。「你们过去吧,姐姐怕风,这里有车挡着,
    风小。小妹妹,别管姐姐了,你们小两口好好欣赏风景吧。」张艳霞尴尬的笑着。
      女孩竟然伸手搂住了张艳霞,拉着她的肩膀要拉走她。「姐姐,咱们不能只
    想着自己啊。你站在这挡着别人的路,万一有经过,绕外面可能会被车撞,在里
    面走,地方太小了,划到车或者挤到你都不好。」
      「没,没事。这,这车是姐姐的,是姐姐的。你放手。」这次张艳霞吓的根
    本来不及在心里默默骂她了。「姐姐骗人吧,明明不是你车,你就为了这里可以
    避风。这样不好的,撒谎不好的。走吧,咱们过去。」女孩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
    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张艳霞。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女孩力气好像比张艳霞还要大,
    张艳霞感觉自己的手铐马上要暴露了。慌乱中,「听姐姐说,听姐姐说。车钥匙
    就在姐姐的风衣口袋里。你自己拿出来看。」「那刚才为什么姐姐说不是你的?」
    「这,这,这是因为,这是姐姐男朋友的。呵呵,所以,姐姐说不是姐姐的。妹
    妹,让姐姐一个人待会好吗?」张艳霞现在心里都不敢骂眼前的多事女孩了。求
    求你,赶紧走吧,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爱管闲事的傻子。张艳霞心想。
      「好吧,那咱俩去旁边吧,别打扰姐姐了。」女孩撅着嘴,显然被人下逐客
    令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太好了,总算走了。张艳霞总算松了口气。
      「哎呀,什么味道啊,这里的水这么臭啊,姐姐别站在这了,可能有沼气。
    我们学过,沼气虽然主要成分是甲烷,无色无味,但是里面会参杂这硫化氢和二
    氧化硫,有刺激性气味对人体不好的,姐姐赶快换个地方。」张艳霞刚送口气,
    紧张的手刚刚放开护栏,被女孩这一拉,差点没站稳。「别拽姐姐,放手,啊,
    那个,那个,姐姐怎么没闻到什么臭味,没有什么臭味,别胡闹了,赶快走啊,
    别打扰姐姐。」张艳霞被吓的脸色惨白,她自然知道这个女孩子说的臭味的来源,
    紧张的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女孩猛的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在确认是不是真的有臭味。「啊,臭味在你身
    上。你看,你看,亲爱的。你看。她的袜子好脏,好臭啊,身上也是臭的。」女
    孩子大吼大叫起来。张艳霞的心沉到了深渊。几乎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女孩,「姐
    姐求你们了,去别处玩吧,姐姐真有事。」
      「有事?一会说看风景,一会说有事,身上这么脏,还这么臭。我知道了,
    姐姐遇到坏人了。亲爱的,咱们打电话报警。」遇到这么个热心好市民,张艳霞
    简直欲哭无泪。「不要,不要。姐姐没遇到坏人,真的,没遇到坏人。姐姐就是
    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摔沟里了。在这晒一晒,晒干了,就回家洗澡,怕臭味熏
    到你们,才哄你们走的。」张艳霞竭尽全力的编着谎话。
      「嗨,姐姐你早说啊,走,走。我家就在旁边,去我家洗一下,亲爱的,你
    在这别走,帮姐姐看着车,也许车上有贵重物品,而且姐姐一女孩子洗澡换衣服,
    你也不方便。」女孩跟男友说着。「好的。」显然这个男孩子与话痨女孩截然相
    反属于那种酷酷的不多说话的那种。两口子还是这样的搭配比较合理,一个说一
    个听,完美互补。
      「别拉我!」女孩好像担心张艳霞怕给自己添麻烦,所以不好意思去家里洗
    澡一样。双手抓着张艳霞的一个手臂用力拉着,几乎把她的手拉离了栏杆。吓得
    张艳霞完全失控的吼了一声,把女孩子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自己。「那个,那
    个,姐姐在,在等男朋友。他去,他去。那什么。」张艳霞语无伦次起来,已经
    被这个热心的女孩逼的不知道该怎么编个谎话把她赶走了。「那什么啊?呵呵,
    姐姐你好像很害怕啊?有我亲爱的在这帮你等他吧,等他来了让亲爱的陪他在这
    等咱们,你洗干净了换好衣服再回来。你这个样子,他来了不是也没办法帮你弄
    干净吗?」
      「哎呀,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婆妈,让你走就走啊。我就是哪都不想去,
    我就在这。不许再碰我。」张艳霞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再应付这个热心好市民了。
    气急败坏起来。「姐姐,你怎么生气了啊,人家也是为了帮你嘛。」小女孩受了
    委屈,撅着嘴好像要哭出来了。「这个,对不起啊,小妹妹,姐姐就是,就是想
    自己这样待会,辜负你一番好意了,对不起。听姐姐的话,跟你男朋友回家吧,
    好吗?」张艳霞生怕女孩子在这里哭起来,一来人家男友还在身边,怎么可能不
    帮自己女朋友,二来一闹起来,自己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于是改变策略好言相
    劝。
      「嗯,嗯,我听姐姐的。」小女孩终于开窍了,张艳霞也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帮姐姐把袜子擦干净就走。」女孩突然蹲下去用手擦拭张艳霞的小腿上的白
    色丝袜。张艳霞全身只有一件风衣,风衣的下摆也仅仅在膝盖之上,一旦女孩擦
    拭自己的丝袜,很有可能会发现自己几乎全身赤裸,并且内裤都没有穿,那人就
    丢大了。于是双腿躲避着,又因为双手被铐,张艳霞呈现出原地跑的滑稽姿势。
    因为过多的注意集中在下半身,竟然一时忘记风衣的袖子。「啊!姐姐,你的手!
    原来姐姐你遇到坏人了。快,快报警。」女孩看到袖子伸开之后,张艳霞被铐着
    的双手。「别!别!」张艳霞尽力向女孩的方向侧着身子,双腿弯曲,几乎是在
    恳求的姿势,「听姐姐说,听姐姐说。姐姐没遇到坏人,别报警,别报警。」
    「那姐姐你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啊?这还说没遇到坏人?姐姐别怕,坏人看见我
    们在这,不敢过来的。而且不报警,你的手怎么拿下来啊。我又没钥匙。」女孩
    完全不顾张艳霞的反对,还在按着电话号码,看样子马上就要接通了。
      千钧一发之际,张艳霞别无办法的说「是姐姐自己把自己铐在这里的。求求
    你别报警。」女孩被张艳霞的话惊的目瞪口呆「为什么呢?」「因为,因为,姐
    姐喜欢把自己铐在这里看风景。」张艳霞羞的满脸通红,用细微的声音回答。
      「这么说,姐姐你是个变态啊?你刚才都是在骗我?」女孩边说,边向张艳
    霞一步一步的逼近。张艳霞自觉理亏,弯着腰,低着头,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向
    后面退。「对,对不起,对不起,小妹妹,真的对不起。」「少来,谁是你个变
    态货的妹妹!」女孩把张艳霞挤到了紧贴着护栏,冲着眼前这个美女吼道,「啪」
    越想越气的女孩竟然抬手打了张艳霞一个耳光。张艳霞既没有躲闪的空间,又不
    能用手招架,再加上自己理亏。挨了打之后竟仍旧曲着腿,弯着腰,不住的做着
    像鞠躬一样的姿势,但是因为双手被从侧面束缚住,这个姿势更像是在不住的点
    头或者说,站立式的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您原谅我吧,我再也
    不敢这么变态了。再不敢骗人了。」
      「好,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自己做的变态的事都说出来。我就原谅你。」
    此时高高在上般的女孩与刚才的天真热心判若两人。「没,没了。真的,求求你,
    原谅我。」张艳霞维护这自己最后的尊严。「呵呵,嘴硬是吧?我来验证一下,
    你现在是不是连内裤都没有穿。」话音未落女孩一把撩起了张艳霞的风衣。
      「哼!」女孩冷哼一声,狠狠的瞪着张艳霞,张艳霞颤抖着嘴唇,绝望的感
    觉应运而生,瘫坐了下去。女孩显然不像这么放过张艳霞,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
    硬生生的把这个瘫软的女人拽了起来。张艳霞被抓起来之后,趴在了护栏上,利
    用护栏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屁股朝后面高高的撅起,风衣早被女孩卷到了腰间。
      女孩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眼前这个雪白的大屁股。张艳霞任命的配合着后面女
    孩的抚摸,只希望李刚能回来救自己。「你这条变态母狗,竟然欺骗热心善良的
    青少年?」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张艳霞完全不顾可能招致围观的危险,「啊」
    的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直接面向护栏跪了下去,
    同时全身不断的抽搐。
      刘斌再也抵挡不住心中的好奇,不顾可能被赵颖和那个叫狗子的男人发现的
    危险,探出头来向桥上看去,桥上哪里是天真的热情好市民,那根本就是班上的
    大姐大——赵颖。她的所谓酷酷的男友,就是那个狗子。狗子一直没说话,不然
    那天津口音,早已经被刘斌发觉。估计狗子的智商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敲
    边鼓配合他口中的少爷。所以感觉一言不发了。
      此时的赵颖,一只手又抓起了妈妈的头发,试图将她再次拽起来。另一只手
    上拿着根藤条。怪不得妈妈发出如此惨绝人寰的叫声,原来是被大姐大用藤条猛
    抽造成的。刘斌在桥下偷偷看着那根藤条,都感觉到疼。怎么办,这样下去妈妈
    别说被玩坏,就是被玩死都有可能,该怎么救救妈妈。可眼看着赵颖还有花样没
    用,刘斌又舍不得这一场还没开始的大戏。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