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户外的人妻风景独好

    发布时间:2020-07-10 00:00:58   
       第二天一早,娟儿来到了公司,这里是当地的最大的一家服装卖场,上下
    层,营业面积有八千多平,娟儿结婚之前就在这工作了,凭着出色的工作能力,
    从普通的营业员一路升到了现在的店长。当然,能力之外,娟儿良好的形像也是
    总公司愿意重用她的原因之一,毕竟这是一家能够做到引领一个城市时尚的超级
    卖场,连普通的营业员都要求是美女级的。待遇当然也是同行业中最好的。

      娟儿的工作自然是忙碌的,这时候在家里的娇憨慵懒已全然不见,代之的是
    一幅职场女强人的作态,这个时节刚刚立秋,天气还没转凉,但卖场的备货是要
    提前的,换季的秋款必须要在这个星期全部到位,娟儿正带着几个主管货品的助
    理在电脑前通过视频与总部的采购沟通。

      此时连线的是总部的针织采购,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江华,居说是刚从
    美国某野鸡大学留学回来,刚进公司就开始负责这一块。娟儿始终不能

     理解为什么总部会把如此女性化的针织部份交给这么一个毫无经验的男孩子

      来负责采购,尽管他是老板的独子,这家企业也是一个家族公司,采购也一
    直是由他们家族内部的人员在掌控,但是江华也可以去负责男装之类的啊,这只
    能说完全是这个富二代的恶趣味。

      而带来的后果就是娟儿不得不一次次的给江华普及女性内衣的基础知识。

      「你进胸罩的时候注意一下尺码的搭配,咱们中国的女性大部份都只有A罩
    杯,少部份的B罩杯,C罩以上的只要稍稍的备一点就行了,像你昨天给我们发
    来的这一批货,C罩以上的居然占了三分之一还多,而卖得最好的A罩连五分之
    一都没有,居然还有好多G罩的,我的天,你见过穿G罩杯的女人吗?就算有,
    也都是发福的中老年妇女,而这个年龄段根本就不是我们卖场的目标客户,人家
    那个年龄也不可能穿你这种花哨性感的胸罩。」

      「娟姐,我真的见过好多个G罩的,H罩的都有,可惜H罩的在咱们这市面
    上找不到,不然……」视频里的江华笑嘻嘻的分辨道,他继承了父亲良好的外表,
    但与他父亲正派严肃的性格却毫不沾边。

      「不要把你在美国的经验带回中国,那是人家美国人的尺寸。」娟儿打断了
    江华的话。

      「不是啊,中国的,真的是中国的!我回来也有快两个月了。真的有,我还
    以为……」江华做出一幅极真诚的表情。

      「停停停!我不跟你继续这个话题了,照我的要求做,明天我会把那些大尺
    码的给你打包发回去,你给我换成A罩跟B罩的。」娟儿知道不能继续纠结,不
    然这没正经的小子会跟她在这个话题上辨论个没完没了,刚开始跟他接触的两次
    娟儿就上过当,差点连自己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被他套出来。

      「好吧!」对面的江华摊了摊手。

      「再一个就是丝袜,马上转凉了,是丝袜的旺季,可以大批量的备货,我还
    是这个观点,不要把我们中国的女性想得多么开放,丝袜大多数是在工作时间穿
    的,所以,那些传统一点,净面的,纯色的要占大多数,以黑色肤色为主,搭配
    一些白色,灰色,咖啡色和少量的亮色系,咖啡色可以多配一点,具体的色号和
    价位材质的搭配回头我发个表格给你。而那些什么鱼网啊,印花啊,蕾丝啊,还
    有什么开档的,吊袜带什么的我不是说不能要,那只是我们用来做陈列吸引眼球
    的,少量的备一点,就算有花型也不要弄得那么夸张,要含蓄一点的,一点点小
    性感就行了,知道吗?本来净面的丝袜就很好看了,你见过几个人穿鱼网袜蕾丝
    袜上街上班的?」

      江华听到之后认真的想了一想,蹦出一句:「见过,真的有好多穿鱼网袜上
    班的!还有穿鱼网衣的。」

      「有也是做小姐的!」娟儿对着电脑屏幕吼道。

      「小姐也是我们的客户啊,你不能不顾这些人的需求嘛!」江华一脸无辜。

      「那你也不能鱼网袜比普通丝袜还配得多啊!」娟儿的情绪被挑拨得有些失
    控。

      尽管娟儿对江华的混蛋程度有了相当的免疫,但还是被气得一阵血涌,这小
    子完全是故意的。好吧,我知道你是富二代,是花花公子,但这是工作啊大哥,
    我们可是在为你们家赚钱,自己苦口婆心的对着一个男人说着女性的内衣丝袜就
    很不容易了,却还得忍受他的插浑胡搅。

      娟儿感到一阵无力,将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扔,向前倾着了些用撑在桌上的手
    扶住额头,忍着怒气对着麦说道:「这次你发来的货我就不给你退回去了,毕竟
    是刚开始卖,我们可以消化,但以后的货你不能这样发了,丝袜的退换本来就麻
    烦,就算可以退,也会加大员工的工作量啊!」

      对面的江华看到娟儿真的发火了,收敛了一些,加了几分正经:「好吧,我
    下次注意点!娟姐别生气哈!」但此时的眼睛却开始盯住了屏幕。

      今天娟儿上身穿的是一件宝蓝色的小西服,领口很开,在胸罩的外面配了一
    件黑色的裹胸,刚才谈话的时候不断翻看着资料,让裹胸下滑了一些,露出一截
    乳沟,现在又是上半身前倾的姿势,胸部正对着摄头,而裹胸下滑得更历害,白
    花花的一片胸脯占据了聊天窗口的大半屏幕,随着娟儿的动作不断的晃动,让对
    面的江华看得目不转睛。

      娟儿正低头翻看着针织区的销售报表,并不知情,继续说着备货的注意事项,
    而此时的江华自然是万分乖巧,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在言语上挑拨,直到身后
    负责针织区的助理婉如看不下去了,凑到娟儿的耳边轻声的提醒:「姐,你走光
    了!」

      「啊!」娟儿抬起头看了眼屏幕,只见满屏都是自己的半边乳房,连忙向后
    仰去,抬起一只手遮到胸前,不动声色的将裹胸提拉到位,又狠狠的对着摄像头
    横了一眼。

      屏幕里的江华无奈的耸耸肩,说了句:「不关我事!我什么都没看到。」

      身后的几个助理忍不住的发出了轻笑。

      「打住!」娟儿很是彪悍的拍了下桌子。

      之后的沟通倒是顺利了很多,就连往日最容易引起争辨的女性内裤环节江华
    也没有过多的与她发生纠结。

      完事之后,娟儿跟几个助理出了办公室,婉如平日里跟娟儿关系最好,此时
    正亲密的挽着娟儿的胳膊,两人落在最后。这丫头是90后,比娟儿这个80末
    小几岁,个子却比娟儿还高一点,与娟儿身材的纤细不同,婉如长得有些高大,
    还带着一些没有长开的婴儿肥。

      「姐,我知道以后怎么对付那个江华了!」婉如对娟儿笑道。

      「哦,怎么对付!」娟儿随口答到。

      婉如凑到娟儿的耳边轻声说道:「就像你今天这样啊,小小的露出一点乳沟,
    他马上就乖乖的了,咯咯……」

      娟儿闻言伸手在婉如的腰上掐了一把,佯怒道:「死丫头!说什么呢!」

      婉如笑着扭动腰肢,躲开娟儿的手,「本来就是啊,不过说真的,姐,你的
    胸真的好漂亮啊,又大又白又挺,别说男人,就连我们女人都喜欢看!」

      说着飞快地伸出手在娟儿的胸上捏了一把,还试图把娟儿的裹胸拉开看看。

      「小色女!滚开!」娟儿笑着把婉如的咸猪手拍开,又伸手在婉如的胸上反
    击了一下,婉如虽说身材高大,但乳房却不大,只有A罩杯,一直让她引以为憾,
    也对娟儿的B罩杯羡慕不己。

      婉如叹了口气,说道:「姐,为什么我这么大个子,胸却这么小,你看我身
    上好多肉,就是不往该长的地方长,不像你,身材这么好,该瘦的地方瘦,该大
    的地方大。哎……姐,跟我说说有没有什么密决啊!」

      娟儿笑道:「死丫头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呢,我的胸哪里算大,你看人家男人
    都喜欢的是G罩H罩的。」

      婉如亲昵的搂住娟儿,说道:「我还是觉得像娟姐这么大的最好看,又有肉,
    看着又自然,真搞不懂那些男人!G罩H罩哪里好看了,穿衣服都不方便,要我
    说,肯定都是做丰胸手术做出来的!我只希望有你这么大就满足了。」

      「哈哈!」娟儿被婉如的话逗笑了,起了一点小调皮,凑到婉如的耳边说:
    「你去找个男人,让他天天帮你揉,不出两个月,绝对能到B罩杯。」

      「哇!」婉如夸张的叫了声。「姐,别看你平时一本正经的,原来也有下流
    的时候啊,我看错你了!」

      「不是你让我告诉你决窍吗,这就是决窍!」娟儿咯咯的笑道说,欲挣脱婉
    如的纠缠。

      婉如拉住娟儿说:「可我有男朋友啊,也是天天揉,为什么不见大,是不是
    有什么手法,姐,你给我说说你老公是怎么揉你的?」

      「去死!越说越过份了!」娟儿对这个小色女感到很无力,现在的90后真
    是一个比一个彪悍。只能拿出正事,连推带打的把她赶走:「快去卖场做事,今
    天丝袜区的陈列要重新调整,下班之前给我搞到位。」

      赶走了婉如,娟儿接了个总部财务的电话,告诉她这个月的促销费用批下来
    了,挂机之后发现收到一条微信,是江华发来的,「老江带着几个副总奔你这来
    了,刚出发!」

      娟儿笑了,最近江总不知抽了什么风,喜欢上了突然袭击,隔三差五地就来
    一次突击检查,虽说娟儿把这个卖场管理得相当不错,也很有信心抓不到什么小
    辫子,但能有人通风报信做点准备总是好事,拿着手机回了句「多谢,下次你来
    了请你吃饭。」

      那边回得挺快,「别啊,我请你,怎么说我也是小老板,哪有让员工请老板
    吃饭的道理。」

      「那我就不客气了!」娟儿回过去,走到下卖场的扶梯,准备把几个区域主
    管叫来交待一下。

      江华又发了一条,「应该的,对了娟姐,我忘了一个问题。」

      「什么?」娟儿随手回道。

      「你的胸罩是多大的罩杯?」

      「滚!」

            ——————————————————

      忙碌的时间过得飞快,下午老江带着几个副总果然到了,巡视了一番,自然
    是对娟儿的工作非常满意,还特地等到娟儿下班,请她吃了顿饭才打道回府。

      等娟儿回到家里,已经快八点了,陈东也就是娟儿的老公正坐在电脑前玩着
    游戏。

      娟儿脱掉高跟鞋,走过去趴到老公身上撒着娇:「老公,我好累啊!」

      「有吃有喝还叫累,可怜你老公在家炒的剩饭。」陈东笑着在娟儿的嘴上亲
    了一口,转过头又继续在电脑上奋战,说道:「一身酒味,喝了多少了啊!」

      娟儿后退一步,仰面倒在床上,「就喝了两瓶啤酒!陪老总吃饭,不喝不行
    啊!老公,我的脚好疼啊,帮我揉揉嘛!」说着抬起右腿将脚放到陈东的肩上,
    用脚趾去挑拨老公的脸。

      「喂,好臭,先去洗澡!」陈东偏过头躲着娟儿的脚,「宝贝别闹,让我爽
    完这一局,看我虐死这几个战斗力只有五,手又残的渣渣!」

      「我不嘛,先帮我揉!今天穿高跟鞋干了一天的活,真的好疼。」娟儿不依
    不饶。

      陈东无奈的回过身,却看到娟儿躺在床上两腿大开,裙底风光一览无余,透
    明的黑丝加上里面透出来的黑色小内裤,很是诱惑,便笑着说:「小骚货,腿张
    这么开,走光了哟!」

      听到走光两字,娟儿不由的想起早上与江华视频的那一幕,心情一阵激荡,
    便把两腿分得再开一些,腻声说道:「大色狼,看得爽不爽?」

      陈东也被这小骚妻挑起了些欲火,游戏也顾不上了,反手抓住娟儿纤细的小
    腿,另一只向裙内滑去,隔着丝袜感受着娟儿柔腻的大腿嫩肉,笑道:「我不光
    要看,还要摸!」

      娟儿并住腿将陈东的狼爪夹住,咯咯的笑道:「只让看,不让摸。」

      陈东起身坐到床上,按住娟儿不让她乱动,一只手伸进了娟儿的裹胸,抓住
    一只乳房揉捏着,「小骚货今天怎么这么骚啊,看来平时要让你多喝点酒!」

      娟儿抓住陈东伸进胸罩的手,眨着眼,长长的睫毛俏皮的跳动着,娇声说道:
    「老公,你喜不喜我骚!」

      陈东解开了娟儿的小西装,让她只装着裹胸的上身暴露出来,黑色的小裹胸
    只遮住了胸部,与娟儿洁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尽管已经非常熟悉娟儿
    的身体,但这一幕依然令陈东兴奋起来。

      「你越骚我越喜欢,你越骚我就越爱你!」陈东俯下身,吻住了娟儿的嘴唇。

      长长的热吻令娟儿面色潮红,眼神迷离。

      陈东慢慢的向下吻着,用手将娟儿的裹胸拉到腰部,解开胸罩,娟儿一对可
    爱的椒乳欢快的跳了出来。

      这时陈东反而不急了,只是伸出手慢慢的玩弄着这对美乳,看着它在手心中
    不断的变幻着形态。

      乳房一直是娟儿的兴奋区,有几次光是让陈东吮吸乳头就让娟儿达到过高潮,
    再加上体内酒精的刺激,娟儿的情欲一阵阵的高涨,连身上的肌肤都泛起一片潮
    红。

      「老公,我跟你说件事!」娟儿突然好想要一点不一样的刺激。

      「什么?」

      「今天你老婆的胸走光了,被一个男人看到了。」

      「哦!」陈东来了兴趣,翻起坐倒娟儿身上,两只手各抓住一只乳头捻动,
    令娟儿更加兴奋,「小骚货,说说怎么回事。」

      「早上跟公司的人视频办公,不小心让裹胸滑了一点下来,人家当时没注意,
    还把胸对着摄像头,让对面的那个男人看到了哦。」娟儿红着脸,慢慢的说着。

      陈东听到也是一阵兴奋,问道「那看了多久,看得清不清楚啊?」

      「嗯,有一分钟吧,当时人家的胸离摄像头好近,应该蛮清楚的,老公,你
    喜不喜欢我把胸给别人看啊!」

      「喜欢啊,小骚货,那看到多少啊,有没有看到奶头!」

      「没有,人家的胸罩又没松!老公,你还想让别人看你老婆的奶头啊!」

      「小骚货,你敢不敢啊!」

      娟儿试想了一下着把乳头露出来让江华看到是什么样的情形,没由的笑了起
    来,伸手打了陈东一下,说道:「那可是公司的人,我可没这么变态!老公,我
    发现你好变态哦!」

      陈东也笑了,说道:「我就是变态狂,我就是把你调教成最骚的骚货,看看
    怕什么,又吃不到!不过说起来,小骚货,你的奶子给几个人看过啊!」说着把
    手伸进了娟儿的股间。

      「不告诉你,大变态!」娟儿抻手护住私处,不让他轻易得趁。

      「说说嘛,昨天晚上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今天给我说跟以前男朋友的事的。」

      「我可没答应!」娟儿咯咯的笑着,拒不认帐。

      「那我可要……」陈东坏笑着。

      「大变态,你要什么?」

      「你妈妈的……」

      「讨厌,说了以后不许再提我妈,我要生气了!」

      「那你还不如实招来!」

      「老公,先去洗澡吧。」娟儿试图转移话题。

      「嘿嘿,刚才要你去你不去,现在把我的欲火勾起来了又想跑!那有那么容
    易!」陈东一边说着手却没停,熟练的将娟儿的小包裙解开脱下。

      超薄的黑丝包裹着娟儿美妙的下半身,修长又不失肉感的双腿,平坦的小腹,
    浑圆丰满的臀部,36码小巧的美足,无比的诱惑!

      如果说女人是因爱而性,那么男人则是因性而爱,看着老婆如此美妙的身体,
    尽管结婚已经两年多,但此时的陈东却依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尤物是上天给他赐
    下的最好礼物。

      褪下了黑丝,内裤,陈东对着娟儿的阴部吻了下去,嘴唇熟练的找到了娟儿
    的阴蒂,将它吸入口中。

      娟儿起了反应,挺着腰部,开分双腿,迎合着陈东的吮吸,享受着阴蒂传来
    的快感。

      「老公,轻一点,啊……好舒服。」娟儿一只手伸进陈东的头发,另一手放
    到自己嘴边,咬住食指,咬住自己的呻吟,只是从鼻腔发出娇哼。

      陈东分开娟儿的阴唇,将舌头探入娟儿的阴道口,舌尖的味蕾传来一阵微酸,
    与鼻中的骚味混在一起,这就是娟儿私处的味道,陈东爱极了这小尤物的味道。

      做为管理着本地最大时尚卖场的店长,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娟儿的卖
    场里光顾过,也自然都认识这位漂亮性感,时尚又干练的职场大美女,陈东不知
    见过多少自命不凡的女人在老婆面前自惭形秽,又有多少男人在老婆面前花样百
    出只为博卿一笑却弄得自己丑态毕露,用娟儿自己的话说,长得漂亮的没姐能干,
    能干的没姐漂亮,姐就是最好的,姐就是霸气!

      而此时,这个最好的霸气的尤物却正张开双腿,露出她的小骚逼任他品尝,
    这种感觉又怎能不令陈东沉迷!

      尽管与娟儿发生关系时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女了,要说一个男人如果真的没有
    一点处女情节那是不可能的,但娟儿的优秀,结婚之后对他毫无保留的爱却令陈
    东丝毫也介意不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东对娟儿的爱也越来越强烈。

      陈东接触过好多对娟儿存有幻想的男人,包括他在银行的同事,他的朋友,
    他的兄弟发小,有几次那些人喝多了酒,就当着他的面夸娟儿怎么性感怎么漂亮,
    甚至用说着跟自己女人办事的情形来套娟儿在床上的私密,陈东听到这些话也只
    是笑笑并不生气,这些只会满足他做为男人的虚荣心,有时候兴致来了还会透露
    出一些娟儿的细节。

      说给你们听听又能怎样,只会让你们越发的难受,顶多跟自己女人做爱的时
    候意淫一下我的娟儿。陈东的性格从来不是小肚鸡肠,男人嘛,就应该大气,要
    对自己有信心。至于娟儿,他毫不担心,这小妞早就修练成精,从来是万花丛中
    过,片叶不沾身。

      但正是这样,却令陈东不时的幻想起娟儿如果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情景,
    男人是矛盾的,一方面当然不希望老婆不贞,但另一方面却总会期望来一些不一
    样的刺激,就像现在,陈东就非常的想听到从娟儿的嘴里出说跟其它男人的情形,
    这种欲望高于理性,无法控制。

      陈东知道娟儿的死穴,只要她的情欲被激发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丧失理智那
    些心理上的底线就会被轻易的攻破,当然这些需要循序渐进,但是一旦突破了,
    就能慢慢的成为常态。比如小骚货这个词,刚开始只能在娟儿非常兴奋的时候叫
    出,现在却成了陈东对娟儿的日常称呼,再比如做爱时一起意淫她的姐妹闺蜜,
    现在也成人两人平日里常开的玩笑。

      而陈东今天想要突破的正是他认为最重要的,也是最令他兴奋的一环,他要
    娟儿亲口给他描述她跟以前的男人做爱时的情景,那些男人是怎样把她扒光,怎
    样玩弄她的乳房,怎样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而她当时又是什么样的感受!

      陈东并不觉得这样会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伤害,之前的调教经验告诉他,这种
    刺激会令他们的性爱快感更加强烈,而完美的性爱只会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深厚。

      想到这里,陈东只觉得自己的阴茎愈发涨得难受,站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脱光,
    让阴茎自由的暴露在娟儿的眼前。

      娟儿此时还保持着几分清醒,看到老公的表情与反应,知道他今天肯定不达
    目的不会罢休,心里泛起几分害怕,但又有些期待,自己真的要给老公说吗?结
    婚两年多了,加上之前一年的恋爱时间,娟儿对之前的两个男友都有几分淡忘了,
    今天又要再次提起吗?男人真是奇怪,自己都很介意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小心
    奕奕的藏起,生怕影响到老公的爱,可他却要自己说出来,好羞人的感觉,可又
    好刺激,真的说出来会是怎么样,会让我们更加的快乐吗,会让老公更加的爱我
    吗?

      此时阴部又传来了强烈快感,与刚才的温柔不同,这时的陈东有些粗暴的抬
    高了娟儿的臀部,用手开分了她的阴唇,用嘴,用舌头,用牙齿刺激着她的阴部,
    哦……还有肛门,真是个大变态!娟儿想到,我今天还没有洗澡啊,那里肯定有
    味道,有些脏……他却这样在舔,在吃,在咬,好舒服啊!好喜欢!

      以前的男朋友可不会口交,那时候答应与他们做爱更多的是经不住他们的苦
    苦哀求,是出于爱怜的妥协,每次也都是很仓促的草草完事,他们可没有老公的
    这么多花样,只是平平常常的爱抚,拥抱,进入,记得当时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感
    觉,哪里像现在这样,完全成了这个变态的玩物,每次都能让我舒服到骨子里,
    每次都能让我欲仙欲死。

      娟儿已经完全的动情,喘息着说道:「老公,好舒服啊,小骚货真的好爱你!」

      陈东用手沾着娟儿的淫水代替了舌头继续刺激着娟儿的阴蒂,还伸出一只手
    指进入了娟儿的肛门,「小骚货,喜欢不喜我这样玩你的逼,你以前的男朋友有
    没有舔过你的逼啊!」

      「没有,真的没有,只有你这样玩我。」娟儿眼色迷离说着。要开始了吗?

      要当着这个坏蛋说出以前被别的男人玩弄的情景了吗,哦,好刺激!

      陈东腾出一只手,抓住娟儿的一只乳房,问道:「有几个男人看过你的奶子
    啊?」

      「嗯……两个!」

      「哪两个,什么时候。」

      「第一个是上大学的时候,第二个是大学刚毕业的时候。」

      陈东捻动着娟儿的一只乳头,继续问道:「他们喜欢看你的奶子吗,有没有
    说你的奶子长得好看。」

      娟儿闭起眼,羞红了面孔,轻声说道:「说了,他们都好喜欢看我的奶子,
    还喜欢摸,喜欢捏我的奶子,说我的奶子捏得好舒服。啊……」

      「那他们舔过你的奶子跟奶头吗?」

      「舔过,都舔过!」

      「舔得你舒不舒服啊?」

      「舒服,你知道我最喜欢你舔我的奶头,不过他们都没有你会舔!」

      「那他们怎么舔的。」陈东俯下身,伸出舌头在娟儿的轻轻地乳头上转着圈。

      「他们就是把我的奶头含住用力吸,跟吃奶一样,都不会舔,有时候还会把
    我弄疼。」

      「啊,居然把我宝贝这么漂亮的奶子弄疼,太过份了!」

      娟儿已经情欲高涨,彻底将心里的一丝抗拒抛去,越来越进入状态:「老公,
    他们把我的奶子弄疼了,你心不心疼啊?」

      「我当然心疼了,我都舍不得把你弄疼,真是不会玩我的小骚货。」

      「是啊,当时你怎么不去找我,你要早点找到我,我就不会给别人玩了!」

      「不给别人玩我们怎么有现在这么爽。」

      「嗯……你好坏啊,那你现在爽不爽啊?听我说别的男朋怎么玩你的老婆!」
    娟儿媚眼如丝的问道。

      「爽啊,好喜欢你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亲爱的,再给我说说他们看过你
    的骚逼吗?」

      「看过,两个人都看过。」说得这话,娟儿只觉得胯下有一阵热流涌出。

      「你是怎么给他们看的」

      「他们脱了我的内裤,让我把腿分开给他们看。」好羞耻的感觉啊,当时我
    好像真的张开了腿,让他们看到了我的小骚穴。

      「哇,你好骚啊,把逼张开给别人看」

      「是啊,我就是骚逼,我就是最骚的骚逼,老公,我受不了了,快点给我,
    让你的鸡巴插我的骚逼!」娟儿拉着陈东压在自己身上,将双腿分到最开,伸出
    一只小手,找到那根坚硬的阴茎,引导着它进入自己的身体。

      「他们也这样插过你吗?」陈东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娟儿挺动腰肢,迎合着陈东的动作,叫道:「插过……插过!」

      「用什么插的?」

      「用鸡巴……啊……老公,你好坏啊!」

      「用鸡巴插的什么?」

      「用鸡巴插我的骚逼,他们用鸡巴插我的骚逼,就像这样,啊……好爽!用
    力的插我!」

      「他们插得用力吗?」

      「用力啊,很用力,插得骚逼好舒服,老公,啊……我的骚逼被别的男人插
    过,你喜不喜欢!」

      「喜欢啊,我宝贝的骚逼插得这么爽,谁不想插啊,他们的鸡巴大不大啊!」

      「老公,我只要你的鸡巴,快点插我,用力插我!」娟儿想道,我真是骚货,
    跟老公做爱的时候还在回忆别的男人怎么在干我,好刺激的感觉!

      「跟我说说他们的鸡巴大不大,有没有我的大?」

      「没有,他们的鸡巴都没有我老公的大,老公,你的鸡巴是最大最硬的,插
    得骚逼好爽,骚逼好爱你,好爱好爱你!哦……老公用力,啊……

      我要来了,啊……」快感来得如此强烈,娟儿完全控制不住,发生一声尖叫,
    用力的抓着陈东的背,拼命的发出一声声的呻吟,她高潮了!

      这次陈东没有堵住娟儿的嘴,整个房间都在响彻娟儿高潮的尖叫声,陈东也
    兴奋得面红耳赤,又用力的抽插了十几次,也在娟儿的体内一泻如注,滚烫的精
    液喷得娟儿又是一阵痉挛跟娇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