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出轨的诱惑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2:32   


    在这座闻名遐迩的东方赌城里,每个角落都时刻充满着纸醉金迷的诱惑。夜幕降临,白炽的夕阳终于隐身于暗夜,却没有带走光芒和燥热。辉煌的灯火如同阳光一样明媚,刺破黑暗,仿佛点燃了隐藏在黑暗中某种狂热——那是刚刚拉开序幕的璀璨奢华的夜生活的气息。

    就在这流光溢彩之下,有多少欲望,正在放纵的狂欢……    ……

    海滨,随着夜色的到来,美高梅赌场的高档别墅群仿佛刚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豪华跑车载着西装革履的男士和衣着清凉的性感美女在别墅间穿行,新的一个盛宴之夜已经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梳妆台的镜子里倒映着一个女人丰满迷人的身影。她乌黑的长发烫着妩媚的波浪卷儿,挑染着一丝诱惑的酒红。身上一袭火红色的低胸晚礼服,漂亮圆润的肩膀和光洁如玉的美背都大大方方的裸露着,傲人惹火的性感身材曲线毕露,教人血脉贲张。镜子里的她已经化好了妖娆的妆容,正在仔细的往耳朵上戴上一对华贵的钻石耳坠。

    “宝贝儿,这身打扮可真漂亮!”

    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女人的身后,从后面亲昵的抱住了她,顺势在她白嫩的雪颈上轻轻一吻。他身上随意的披着一件真丝睡袍,虽然头发已经染上了些许灰白,但是身材依然高大挺拔,棱角分明的脸上刻着岁月的痕迹,却还是那么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走起路来虎步生威,雄风不减,旺盛的精力似乎一丁点儿也没有衰退。

    “嗯?里面没穿?”

    男人的手狡猾的滑进了晚礼服里,女人情不自禁的嗲声娇吟了起来,却又欲拒还迎的卖弄起风骚,不但挺起丰满的胸部任由男人轻薄,还媚笑着偏过头来深深的吻住了他的嘴唇,主动把舌头送进了他的嘴里亲的难解难分啧啧作响。

    “下面不会也没穿吧?让我来检查一下!”

    “嗯啊……有什么好穿的嘛,反正一会儿还不是要被你们给脱光光~ ”

    “骚宝贝儿,我就喜欢你这骚劲儿。我儿子说的一点也没错,孜孜真是个绝世的尤物啊。”

    镜子里,孜孜的晚礼服裙子已经被男人掀到了腰部,光溜溜白嫩嫩的大屁股高高的撅着,正被男人肆意的玩弄着。

    “哎,你们父子俩呀,真是如出一辙。我还说Brad怎么那么爱使坏,原来都是从当老爸的那里学来的呀,老爸更坏呢。”

    啪……

    一个巴掌宠溺的轻轻拍打在肥美的淫臀上,惹得孜孜一声浪叫。男人笑嘻嘻的看着她浪荡的扭着屁股,一边毫不客气的继续连连拍打。

    “你这么骚,惩罚你一下难道不应该嘛?”

    “啊……人家这两天一直在乖乖挨罚了呀~ 都快被你给操死了还不够嘛~ ”

    “呵呵,我打过招呼了,再过一两个月你就去JPMorgan在香港的公司上班吧,Brad很快也要去那里工作了,等具体的职位定了就让他联系你。”

    “哎……我可算是逃不出你们这对色狼父子的手心咯~ ”

    “怎么?还想逃啊?我告诉你,不但逃不了,我还要再多调教调教你呢。”

    打了一会儿屁股,男人似乎也玩够了,替孜孜整了整衣裙,又霸道的重新把她搂进怀中。孜孜立刻善解人意的把刚才的那股淫荡劲儿收了收,换了一副乖巧的摸样往男人怀中小鸟依人。

    “不想逃,人家才舍不得逃呢~ ”,孜孜媚笑着仰起俏脸向男人索吻,纤纤玉手挑逗的在他的胯下轻轻摩挲,“你的大宝贝可比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还要厉害的多,人家都快被你的大宝贝给操上瘾了呢~ ”

    “哈哈哈哈……”

    男人得意的开怀大笑起来,在孜孜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她的恭维显然挠到了男人的痒处,那句“比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还要厉害”在巧妙的暗示着自己在床上的表现犹胜过年轻气盛的儿子,对于一个年过五旬的男人,这也许是最高的赞美了。

    男人的人生可谓是春风得意,如日中天。他的名讳在华尔街很少有人没听过的,平日里,华尔街的精英银行家们见面都要毕恭毕敬的叫他一声“张总”,而高尔夫俱乐部里的那帮华裔富豪朋友们则会亲切的称呼他为“老张”,当然,还有数也数不清的美女辣妹娇滴滴的管他喊“老公”。当老张还是小张的时候,父辈接二连三的投资失败一度让庞大的家族事业岌岌可危,他和妻子在危难的关头坐上了家族当家人的位置,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不但奇迹般的成功拯救了家族事业,而且更是一路扶摇直上的把张氏变成了富可敌国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老张的经历早已成了美国华裔富豪圈里的一个传奇故事,可每当有人钦佩的提起往事,老张总是高深莫测的微笑与缄默着,从来不肯多提好汉当年之勇。

    时过境迁,叱吒商海的“张总”已经不再事业的第一线拚杀了,除了偶尔过问一下风险投资的情况,麾下庞大的实体产业的具体操作经营都交给了手下的干将来管理。平常经常接触的人就只剩下叫他“老张”或者“老公”的了。老张耐不住静,爱玩,成天飞这飞那,不是和政客们狩猎打高尔夫,就是和其他富豪钓鱼玩牌,乐得清闲。

    唯一让他关心的大概就是儿子了。独生的爱子Brad大学毕业之后就被他送进金融界的实力派投行JPMorgan,交给JPM亚太区副总裁,同时也是自己好友的邵子力手下锤炼,以准备将来继承家族的事业。儿子有没有继承自己的商业天才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毫无疑问的,他完美的继承了自己沾花惹草的秉性。老张平时自称是“四全居士”,意为“酒色财气”四者皆全,而其中又以“色”字为最先。虽然已年过半百,但是老张的精力和欲望都仍然高涨。不管是到哪里去玩,身边总是少不了佳丽相伴。儿子和他如出一辙,小小年纪床上过的女人就像流水一样。老张对此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成功人士本来就应该比一般人享受更多的乐趣,当然也包括床第之欢。

    这次到澳门来玩,Brad向他推荐了一位美女相陪,恰好他身边有空,也就欣然接受。才过了几天而已,他就发觉儿子这次给他推荐的女人有那么点与众不同的意思。以老张的地位,美艳尤物尝过的太多,可是眼前的这位孜孜,不但在床上能让他在肉体上爽,而且在床下也能让他感到舒服。性感的女人很多,聪明的女人可是很稀有,一个聪明的女人能给男人的满足,是远远超过性感肉体的极限的。

    当然,如果说还有什么比一个聪明的性感尤物更能让他感到欲念横生的,那么就只有刺激了……

    “宝贝儿啊,你什么都好,只是可惜还有一点,不够完美……”

    “可惜什么呀?”

    “可惜你呀,不是个人妻,哈哈哈哈……”

    男人坏坏的淫笑像一道闪电,在孜孜脑海中瞬间划过,引燃了隐藏在某个黑暗角落里的火花。一抹不易觉察的冷冷笑意忍不住翘上了孜孜的嘴角,她撅着嘴装出娇嗔的样子轻轻捶了老张一拳。孜孜觉得上天对她真是太眷顾了,每当她需要机会的时候,机会总能轻易的送到她手边,而需要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区区的奉献一下自己的肉体而已。

    早在大学的时候,孜孜就发现了自己肉体的价值。当年在L大并称“百年一现”的两大校花,芊芊一毕业就安心嫁给了小何,而孜孜在和青梅竹马的前男友大鹏分手了之后却始终没有安定下来,换男伴像换衣服一样勤快。聪明的她自然不会白白浪费了自己最有力的武器,很快就练就了一身风骚魅惑的床技。在不同男人的床上寻欢作乐婉转承欢的同时,她的事业也像坐着火箭一样急速的向上蹿升。这次精心计划的澳门之行,不过只是用肉体贿赂了Brad父子一下,就轻而易举的拿到了JPMorgan这个让许多学霸争破了头也没争到的职位,这一步跳进了金融圈,往后想要接触圈子里的优质钻石男可就更是易如反掌了。

    现在,不但如愿收到了心仪的回报,竟然无意中还得了个意外的收获……

    “起来吧,咱们差不多该走了。”,男人在孜孜肉嘟嘟的大屁股上又用力掐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准备换衣服,“今晚就不开车了,party就在附近,我们走两步去吧。”

    “哎~ 真是薄情呢~ 连操了人家三天,把人家的小骚穴都操肿了。现在玩腻了就要把人家丢给别人去玩了。”

    孜孜装出一副幽怨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更衣。她显然早就知道了今晚的party是个什么样的场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

    “哈哈,小骚穴还会怕挨操么?”,老张哈哈大笑着在孜孜高高撅着的嘴唇上轻轻一吻以示安抚,“怎么会是玩腻了呢,只是要玩一些更刺激的游戏。男人嘛,总是有一些特殊的癖好的。”

    “人家不想被别人玩嘛~ 小骚穴只想被你一个人操~ ”

    “美女一个人藏着可没意思,就是要拿来让大家分享才对。玩嘛,就是要越乱才会越刺激。”

    “讨厌啦~ 那你可不能不要人家哦~ ”

    两人打情骂俏着才刚迈出了别墅的大门,老张一个不留神,就和经过的一位脚步匆匆的行人撞了个满怀。他趔趄了一下稳住身体,正要发火,却发现冲撞了自己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孩。她也被撞的不轻,手里拎着好几个奢侈品牌的购物袋都散落在地上。

    “哎哟,大叔,真是对不起呢~ ”

    女孩迅速的俯身从老张脚边拾起了掉在地上的购物袋,不好意思的歪着脑袋对他吐了吐舌头以示歉意,老张一看是个漂亮女孩,火气自然就消了,眼神习惯性的往她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女孩戴着个大大的酒红色墨镜,甜甜的冲他微笑着。估摸着大概只有双十年华,漂亮的脸蛋上还带着一丝青涩的娇羞,肌肤白皙细腻,粉颈滑如脂玉,身材纤瘦窈窕,与丰满肉感的孜孜一比,别有一番清纯可爱的味道。吃惯了性感淫荡的浪女,这清新的小美女还真让老张眼前一亮。不过女孩并没有要停留的意思,娇声道了个歉又匆匆的快步离开了,只留了一个背影给老张回味,他摇了摇头,自嘲了起来。

    “真的是老咯,现在的女孩子都管我叫大叔了……”

    “怎么啦?又看上那小妮子了?你不是喜好玩人妻嘛,那小丫头看着年龄也就20不到吧?肯定还没结婚呢,不是你的菜,就别惦记啦~ ”

    “哈哈,我就看看,在澳门有你陪着就够了。是被我说的不高兴啦?”

    “嘻嘻~ 我哪儿敢呐~ ”

    孜孜靠过去挽住男人的胳膊,假装不经意的用轻描淡写的口吻接着说道。

    “对了,你这么喜欢人妻,我倒是还真想起来一位,那可是个绝世的大美人儿,生的是闭月羞花,要说是倾国之美也不过分,保证你肯定喜欢。怎么样?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哦?有这样的美女?”

    老张半信半疑的伸出胳膊让孜孜挽着。被他操过的美女可谓是车载斗量,操的多了,口味自然就变的刁了,无论是名模还是明星,脱光了衣服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现在想让他有那种怦然心动一见倾心的感觉是越来越难。可是孜孜的描述还是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想要看看能被漂亮的孜孜形容为“倾国之美”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绝色女神。

    “喏,你来看看我有没有骗你。”

    孜孜直接掏出手机来摆弄了几下,然后塞到了男人手里。

    “唔……”

    “喂!看呆啦?”

    “唔……”

    被孜孜连催了两声男人才回过神来,他的眼睛里闪着不一样的光彩,眼神中赤裸裸的是充满了掩藏不住的欲望和冲动。

    “唔……真是个美娇娘啊!”

    “嘻嘻~ 没骗你吧?那你宠宠我呗,我就把她介绍给你认识。”

    “她老公是?”

    “放心吧,就一小白领,跟我是大学同学。这妹子可是如假包换的校花,在附近好几个学校都出了名的。我和她一比那就是一柴火妞,特别在床上那妩媚劲儿,比你在照片上看的还要销魂的多呢。”

    “真有这么销魂?那老夫可得亲自试试。”

    “嘻嘻~ 我够乖的吧?你要怎么奖励人家呀?”

    “哈哈,好宝贝儿,你这么乖,甜头肯定少不了你的。”

    男人满心期待的在孜孜的脸上疼爱的捏了捏。孜孜挽紧了男人的胳膊,顺势把头斜靠在他的肩上,不让他发现自己脸上已经按耐不住的得意的冷笑。    “你下次来的时候,我保证把她送到你的床上去,让你操个过瘾。”

    ……

    澳门。

    美高梅赌场的海滨别墅群。

    刚刚“不小心”冲撞了老张的年轻女孩拎着一大堆购物袋敲开了房门,一个纯黑瞳孔的年轻男人略微诧异的从她手中接过战利品,侧身把她让进屋内。

    “又贪玩啦?说去逛逛怎么玩了这么久才回来?”

    “嘻嘻~ 我可不是去玩了,我是给你当间谍去啦~ ”

    “嗯?”

    女孩把前因后果完完整整的和黑瞳男人讲了一遍,然后一脸洋洋得意的瞟着男人,等着他夸奖自己。可男人却只是哭笑不得的在她头上揉了两下。

    “你把微型窃听器放到了他的裤脚上?!真亏你想得出来……”

    “怎么样~ 厉害吧!对了对了,我还看到了你初恋的那个闺蜜呢,就和那个老头子在一起。她叫什么来着?”

    “嗯?孜孜?她怎么会跟老爷子混在一起?”

    “咦?原来你不知道哇?”

    “我怎么会知道嗄……”

    “我们来这难道不是为了解救你的初恋?你对她真是肯花大血本,哼……”

    “诶?你在说什么呀?”

    黑瞳男人迷茫的看着女孩傲娇中带着醋意的把头扭到一边,挠着头想了想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女孩的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不是嗄!你以为我们千里迢迢跑到澳门来就为了她那些破事嘛?”

    “那我们干嘛来了丫?”

    “没有‘我们’好不好?是你自己非要硬跟过来的……我要做的事情,你最好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那你的初恋是……怎么回事???”

    “那个大傻瓜,谁知道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跟Brad那帮纨绔子弟牵扯到一起去。如果不帮她一把,难道看着她这么毁掉么……过去的情也罢怨也罢,这次都还给她了,省的牵挂……”

    “可是……不管你要查什么,我们至少也能调查老头子今天晚上在搞什么秘密会议吧,说不定就跟你要查的事情有关系呢~ ”

    “哈哈,傻丫头嗄,你知道他今晚要去的什么地方?把窃听器放在他的裤子上可不是个好主意,很快就会‘跟丢’了哟”

    “丫?”

    女孩茫然呆萌的摇了摇头,黑瞳男人坏笑了一下,在她耳边轻轻的解释了几句,女孩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太变态了啊!!!!!怎么会有人想玩这么变态的游戏啊!”

    “据说,是因为张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家族突遭变故,一时投资不慎,濒临破产。百般无奈之下只好让妻子以美色为诱,用肉体换回了保命的周转资金,这才渡过了难关。这段经历对于张老爷子太过屈辱了,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养成了这种爱好,只有……跟别的男人一起‘交流切磋’的时候才觉得特别刺激。”

    果然,没过一多会儿,耳机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便只剩下了嘈杂的电流噪音和隐约的背景音乐,除此再也听不到任何有价值的声音了。女孩知道男人描述的那种“游戏”已经开始了,她红着脸气鼓鼓的把耳机扔到桌上。

    “哼~ 真讨厌~ 这些变态的有钱人!这么好的主意,全都白费劲了……”

    “哈,你这小丫头……没关系的啦,反正这次来也不是为了调查。”

    “啊?都跟到他身边了不调查还为了什么丫?总不能干坐着吧……”

    “就是只要坐着等就行了嗄。”

    “等?等什么?”

    “等着有人来请我去做客。”

    ……    澳门。

    海滨别墅群里的某个高档休闲会所,灯光暧昧的昏暗着,轻柔的背景音乐盖不住女人此起彼伏的呻吟喘息,和肉体撞击出的啪啪声和水唧唧的声音。

    夜色渐深,所有的丑陋和淫靡都被这夜色所掩盖,道貌岸然的面具此时已被撕去,巨大的会所内,几乎到处都在上演着放荡的淫戏。从露天泳池的角落,到私密的包厢,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男女在放纵的寻欢作乐……

    “啊……嗯啊……哦啊……老公……”

    孜孜正趴在老张面前,高高的撅着屁股浪叫。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捏着她圆润的大屁股,从她身后肆意的猛插着。身上穿来的那套晚礼服早就被扒光了,丰满坚挺的大奶子随着男人的抽插摇晃着,下身被插的一片狼藉,却还穿着长筒丝袜和高跟鞋。

    宽敞的屋子里,女人的性感胸罩,丁字裤,高跟鞋和丝袜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沙发上茶几上。除了孜孜还在被男人激烈的奸淫着,房间里其他战场的交欢都偃旗息鼓了,可是淫靡的气息却还没有淡去,男人们略带倦意的坐在沙发上养精蓄锐着准备下一轮的战斗,几乎每个男人胯间都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在卖力的吸吮着软绵绵的肉棒。

    老张看着自己的“露水之妻”在眼皮子底下被人操的舒服的直叫唤,比自己亲自上阵操穴感觉还要更刺激百倍。他乐呵呵的笑着一边用手去揉捏孜孜那对摇晃着的大奶子,一边用眼神示意孜孜背后的男人可以再激烈一些。

    “这么快就被操的叫‘老公’啦?这里到底谁是你的老公啊?”

    “啊……老公快来救我嘛~ 啊……好深啊……啊……太粗了……”

    “骚货,被大肉棒操的爽死了吧?你这么浪,是想要我来救你?还是一起来操你啊?说!小浪穴被别人操的舒服不舒服?”

    “啊……舒服……啊……小骚穴被操的好舒服……啊……”

    “喜欢被老公操还是喜欢被野男人操?”

    “啊……都喜欢……啊……野男人操的小骚货好舒服……啊……老公快点来操小骚货嘛……一起来操我……啊……用力操我……”

    孜孜放浪的撒着娇,一边被操的花枝乱颤,一边用最淫荡的话语刺激着老张的兴奋点。她的狂野豪放果然点燃了老张的欲火,他性致勃勃的挺起了怒涨的肉棒,不由分说的一下子狠狠塞进了孜孜嘴里,给她来了个深喉。

    “操!你这淫贱的骚货,既然这么喜欢被操,就操死你!”

    被两根肉棒前后夹攻着,孜孜却有点走神了。她机械的扭动着屁股,本能的呻吟着淫言浪语刺激男人,可是却并没有什么享受的感觉。男人过了50,就算再有钱,也买不来年轻时的那种骁勇了。这群富翁里,老张算是身体保养的最好的了。正在自己身后用力的那个,一看就是被酒色已经掏空了身体,要不是靠吃药,能不能挺的过两分钟还说不准呢。可就算吃了药,本来家伙就不够长,还挺着个大肚子,再怎么用力再怎么持久,也只觉得在外面隔靴搔痒,不过瘾。屋里坐着的其他几位,看样子也是次品,姑娘们又是含又是舔的,老半天才能给吹硬了,完了干上几分钟就得歇。今晚估计少不了还要被这些人其中的好几个给轮流奸淫一番,自己捞不着高潮不说,还得哼哼唧唧的直叫唤哄着让他们高兴,比起前几天在老张胯下承欢,今晚没有享受,只能忍受。

    不过忍受就忍受吧,没有付出哪儿有收获呢。和外边那群嫩模比起来,孜孜已经感到很幸运了。和老张刚走进会所的时候,就瞟见KTV包房里在玩着“俄罗斯转盘”,一群年轻的女孩儿被扒的一丝不挂,在圆桌边缘跪成一圈,撅起屁股,伴着音乐让男人们后入,一曲结束就把转桌随意转个圈,再继续挨炮……除此还有各种捆绑滴蜡的轻重口味SM调教,看的孜孜心惊胆战的。这些个嫩模低贱辛苦的在这被人折腾玩弄个一周,也只不过是拿个十几万块钱,要是活好或者脸俏的被哪个花花公子看中的,也许还能获赠一些奢侈品或者跑车。和她们比一比,还好老张的口味正常,不喜欢玩的那么变态,只是被群P一下,就能换来心仪的前途,很值得了。反正是一锤子的买卖,忍忍也就过去了。

    要是芊芊在自己的位置上,会被怎么玩弄呢?

    孜孜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那位好闺蜜。如果是她的话,大概这个屋子里的其他姑娘们都会被冷落了吧,男人们应该会排着队来轮流操她的。

    芊芊似乎天生就是有那种魔力,不管怎么打扮,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有女神范儿。在任何场合,哪怕什么都不做,就笑眯眯的站在那里装可爱,也能轻松勾走所有男人的目光和爱慕。在大学里哪怕是名花有主了,义无反顾的追求芊芊的壮士仍然是数不胜数。胆子小的不敢追求,至少也会暗自意淫一番。芊芊的艳名连周围几所大学都如雷贯耳,可以说当年L大里几乎所有男生都曾经幻想过和芊芊一亲芳泽,就连……

    “被操晕啦?还是走神了?怎么都不好好舔了?”

    老张的话把孜孜的思绪又拉了回来。刚才走神的时候,身后的人已经悄悄的换了一位。孜孜的嘴还被老张塞的满满的,没法回头去看这位新的老公是谁,干脆就拿小穴用力夹了夹这根新的肉棒感受了一下,似乎硬度和尺寸都比上一个访客强的多,抽插的速度也更快了,舒服的快感一浪一浪的又回来了。孜孜不再多想了,专心的舔弄吮吸着老张肉棒,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舒服了。

    反正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当然就横下心走到底了。这条充满了肉欲和淫邪的道路上,最好是有个人能给自己垫脚才更好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